/ 五矿期货微服务_铝:电力拖累原铝供应增速(下)

五矿期货微服务_铝:电力拖累原铝供应增速(下)

由罗友发表于2021-07-30 07:55:13

研究所副所长

罗 友

从业资格号:F3000826

投资咨询号:Z0012285



行情回顾

通过《力拖累原铝供应增速(上)》电一文,我们试图简单归纳2021年下半年煤炭供应以及可能发生的电力紧张情况。而这具体会对国内原铝市场造成怎样的影响,则是本文试图回答的问题。


我们尝试通过对几个原铝供应的重点省份进行分析,对下半年的新增冶炼产能进行判断,从而分析出国内供应可能存在的问题。具体看,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推进,前期的热门投产省份例如新疆、山东已停止新增产能的释放。近2年的新增产能主要集中在云南、内蒙、广西等省份,而取暖季的减产主要影响河南的原铝产量。因此,下文将主要分析这四个省的情况。


云南的情况

云南省作为近2年原铝供应投产大省一直受到市场关注。其中2020年原铝产量275万吨,增速达到44%,而大量的铝锭投产也相应带来电力供应上的问题。


2020年云南总发电量3674亿千瓦时,其中水电2960亿千瓦时,水电占到总发电量的80%左右。但水电供应并不稳定,存在丰水期、枯水期的问题。因此,云南作为发电大省,往年的做法是将水力发出的电量输出至省外,在输出电量中,也是7、8、9月为输出电量的峰值,然后随着水力发电的减弱而减弱。


然而从2020年开始,由于云南电力增速无法跟上电解铝产量增速,使得云南输出外省的电量大幅缩小。假设1万吨铝耗电1.35亿千瓦时,2020年云南原铝产量增加84.07万吨,耗电量增加113.49亿千瓦时,而2020年水电仅增加157.37亿千瓦时,总发电量增加224.64亿千瓦时。新增产铝用电占总发电增量的51%。


图1:云南产量与增速


图2:云南总发电量与水电发电量


图3:云南水力发电情况


图4:输出电量月份占比


云南作为发电输出大省,其错峰限电现象的发生并非本省发电不够,而是需要维持外出输电的稳定。观察输出电量的同比增速与全国PMI的对比情况,可发现两者存在较大的正相关性。当国内经济处于扩张期期时,外省的用电量激增,因此需要云南输电量增加。反观当疫情期间国内经济迅速下滑时,云南省的用电量下降并不明显,反而是发电量对应下降。


图5:火力发电季节性


图6:输出电量增速与PMI


因此,要观察云南电力的供应短缺问题,可以通过PMI以及发电量-用电量两者的对比进行判断。我们认为,当PMI在50扩张区间以上(反映经济景气,外省用电需求增加),而发电-用电的同比增速反而转负时,则有可能发生限电现象。而2018.11 – 2019.2、2019.6  – 2019.12、2020.2 – 2020.5这三段时间虽然发电-用电的同比增速同样为负,主要原因在于PMI低于50,经济处于收缩期,外省用电需求下降所致,因此云南那段时间并未发生限电现象。


云南下半年的电力供应缺口会维持多久?我们认为这取决于两个判断,其一在于水电的发电情况,另一个在于外省的用电需求。


图7:云南发电量、用电量、输出电量同比


图8:发电—用电与PMI的对比


对于云南水电的判断,从近5年水电增速看,其年增速在6% – 9%之间。而今年上半年水电增速在15%左右(主要原因在于2020年上半年基数较低),若按照年均增9%的假设,则下半年增速约为6%。再按照2020年每月水电占每月总发电量的比例,推算出下半年云南的总发电量。


对于外省用电需求的判断,我们认为虽然国内经济下半年增速将明显放缓,但PMI难趋势性低于50,因此下半年输电压力可能依然较大。基于两者的判断,我们可以大致推算出云南的供电缺口以及云南电解铝的复产和新投产的节奏。


如果云南仅恢复至限电前的每月产量,从输电增速看需要到10月份才可能同比转正。因此若按照这样的复产节奏,可能8月份产能恢复的可能性偏低。这种情况下,2021年云南省的产量预计在340.63万吨,产量较20年增加65.55万吨。若下半年不仅复产,而且要每月增加5万吨,则基本下半年输出电量增速均为负值,反映出下半年电力供应紧张。因此,我们预计今年下半年因为电力问题,新产能投放的可能性偏低,而复产估计要在9、10月份后。


图9:仅恢复至限电前的水平


图10:每月增加5万吨


内蒙的情况

内蒙同样是近年电解铝新增产能的大省,但与云南省不同,内蒙的限电问题主要在于能耗双控下的主动限电。


2020年9月,由于节能工作存在严重问题,内蒙古自治区节能主管部门被国家发改委环资司约谈。约谈指出,内蒙古经济总量仅占全国的1.7%,却消耗了全国5.2%的能源,2019年能源消费总量已达“十三五”增量目标的184%。因此,2021年自治区先行确定了全区单位地区生产总值能耗降低3%,能耗增量控制在500万吨标准煤以内的目标任务。


考虑到2020年内蒙古能耗约26487万吨标准煤,若2021年要将能耗增量控制在500万吨标准煤,则增速将从2020年的4.5%进一步下滑至1.89%。相对应的用电增速也将进一步下滑至1.5%,大约增加59亿千瓦时,对应约43万吨电解铝产量。


但是内蒙的能源增量不可能全部用来产电解铝,因此今年能耗双控带来的内蒙减量恐都难以复产,新投产的增加难度则更大,因此内蒙下半年估计产量难有提升空间。


图11:内蒙能耗


图12:能耗、用电、原铝增速


广西、河南的情况

最后简单说下广西、河南的情况。首先广西的用电存在明显的7、8、12月三个用电高峰,与全国的情况一样(云南该特征并不明显)。若从输入、输出的关系上看,广西依然需要靠外省输入电量,特别是7、8、9这三个月。


因此对于广西可能发生的限电情况,也主要可能集中在这三个月份。但考虑到广西整体的原铝冶炼产能相对较小,2020年原铝产量226万吨,耗电305亿千瓦时。而2020年广西用电量2024亿千瓦时,因此原铝投产对于电力的上的影响并不大,广西百矿的投产进度仍有望进行。


对于河南来说,近几年原铝产量在不断下滑,因此限电对于铝加工的影响更甚于对原铝产量的影响。供应上,我们更多从取暖季减产的角度考虑。


图13:2020年广西用电量


图14:2020年广西输入与输出电量


河南的用电情况也符合7、8、12月高峰的规律。河南作为用电大省,需要大量电力输入,输入量占到用电量的20%左右。输入量并未出现明显的波峰、波谷情况。但是2021年的输入量明显高于往年同期,反映出经济活动的旺盛。


对于取暖季来说,由于河南的原铝产量大幅下滑,实际的影响量恐并不大。2020年河南原铝产量174万吨,较2014年的323万吨下降了约46%。2020年的取暖季减产约8万吨/年,因此今年河南取暖季带来供应上的影响并不大。


图15:2020年河南用电量


图16:近5年河南输入量


平衡表的再调整

通过上述对于原铝供应端的判断,我们重新调整了下半年的供应量:


供应上2021年产量从年中预估的3950万吨下降至3912万吨,主要原因在于云南原铝复产的再度推迟、河南冶炼厂产量受到暴雨影响。


净出口量再度下调,将原铝进口量的预估提升至每月10万吨(可能仍存在一定的高估)。这个假设使得2021年的原铝进口量恐超过2020年的120万吨,从而达到130 – 140万吨。从目前1-6月的进口量看,总计进口74.18万吨。虽然LME的显性库存与年初相比变化不大,但OFF-WARRANT的库存从年初至5月已下降75.8万吨(有趣的巧合)。


图17:国内平衡再调整


在这种供应与需求的表现下,2021年供应增速预计在5.5%,而需求增速即使下半年预估在2.5%,全年需求预计也能达到6%左右,这使得国内恐转为供应短缺。在偏高估计铝锭进口的情况下,下半年仍是去库的节奏,需要国储继续抛售30万吨左右的铝锭才能平抑。


总结来说,铝锭的供应依旧是偏紧张。进入8月仍是国内的用电高峰,错峰限电的情况恐依然维持(不排除进一步加剧,从而影响铝加工的可能性)。9、10月为传统消费旺季,铝锭库存预计将从目前75万吨继续下降至50万吨附近。11月北方取暖季开始,动力煤紧张恐重新加剧电力问题,而12月的用电高峰将使得去年12月的多地限电现象重现。



免责申明:本报告信息均来源于公开资料或实地调研,我公司及研究人员对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本报告中的信息、观点均反映报告初次公开发布时的判断,可能会随时调整;报告中的信息及观点不构成投资要约或买卖建议,投资者据此作出的投资决策及结果与本公司和作者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作者:罗友

公众号:五矿期货微服务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g5NTUzMDM4MA==&mid=2247505557&idx=3&sn=ee583e5455c862f6aa47c0bc969034a1&chksm=c00c7276f77bfb6050bfa87b1289255c415cec618e0cb5c7424bc225451de8326cfbc6b8ed3c&scene=0&xtrack=1#rd

发布时间:2021-07-30 07:55:1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