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慈溪发布_传承百年初心寻访“红色印记”|古窑浦:海上红色通道

慈溪发布_传承百年初心寻访“红色印记”|古窑浦:海上红色通道

由方向明发表于2021-07-06 18:44:45


传承百年初心  

寻访“红色印记”

引言:

三北大地,曾有着怎样波澜壮阔的红色历史,有着多少不该忘记的红色印记?市作协策划推出纪实文学“红色印记”系列作品,以文学的方式重温红色历史,作者在史料中找寻那些动人的细节,在现场中探寻历史留下的痕迹,从那些曾经年轻的、活泼泼的生命走过的道路,汲取信仰的力量,明白我们应该怎样活着!该系列将每周推出一期,敬请关注。



古窑浦:海上红色通道

文/方向明


1992年6月。古稀之年的张大鹏,与谭启龙、张文碧、顾德欢等曾经战斗在浙东的老同志一起,又一次踏上了三北的土地。


张大鹏的名字是与浙东一支特殊的队伍连在一起的,这支队伍叫“海防大队”,张大鹏正是海防大队的大队长。


那天,大地没有怒吼的风,海面没有滔滔的浪,风平浪静。站在古窑浦渡口,当年这位健壮、活泼、勇敢、机智的青年指挥员,如今发有银丝,面对这片熟悉的海涂地,禁不住热泪滚动。他深情地哼起自己当年在古窑浦写下的《海防大队之歌》,神情依然坚毅而沉着。

呼呼怒吼的风啊,白浪滔滔的海啊!

漂泊在海上的船啊,都有我们同志在啊!

海上的英雄打鬼子啊,鱼儿鱼儿安心吧!

嗨哟!呼!嗨哟!呼!嗨哟!呼!嗨哟!

…………


●张大鹏1992年抄录后寄来的《海防大队之歌》歌谱 


1942年6月20日前后的一个晚上,谭启龙接到陈毅、曾山“立即去浦东转浙东主持”工作的电令,他与连柏生、张席珍等率领一支100多人的队伍,由浦东乘海上木帆船,借着夜色踏上新的征程。这次行动就是张大鹏安排的,他陪同谭启龙等同志,经过一夜的航行,第二天天亮时在慈北古窑浦登陆。


1942年7月上中旬,华中局、新四军军部和一师派来的干部何克希、张文碧、刘亨云、罗白桦、张季伦、余龙贵、黄知真等同志陆续到达三北,也是经杭州湾秘密航线,在古窑浦登陆的。


当时,我党浦东武装已开辟了浦东与浙东间的海上通道,张大鹏就活跃在这条通道上。


这条航线,成了三北与外界的唯一通道,成了浙东连接浦东和苏北根据地的生命线。


抗战爆发,上海沦陷,镇海封港。1941年4月,浙东沦陷,日军控制了沪杭甬铁路线和公路线,对杭州湾海域也封锁得很严。日寇军舰常在玉盘洋巡回,国民党散兵及海盗又不断骚扰,船民、渔民、客商屡遭劫难。浙东根据地要生存,要发展,必须与浦东和苏北根据地密切联系起来,而杭州湾海上通道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唯一通道。要开辟这条海上生命线,必须组建自己的海上武装!这支武装,就是浙东游击队的海上武装。


张大鹏是这支海上部队的代表人物之一,当年在杭州湾一带可是威名赫赫。



追溯海防大队的最初历史,要从1938年我党领导的浦东南汇县保卫团四中队的“流动队”说起。后来成为三北游击司令部副司令的连柏生,那时是南汇保卫团四中队长,连柏生曾派流动队队长王椿萱(后改名张大鹏)率一个班12人,借用民船下海巡查,一次缴获了周浦一带汉奸徐鸣发部队的一船枪支,有3挺机枪,40多支步枪,1万多发子弹。这让连柏生和张大鹏都感到了组建海上武装的重要性。这个流动队还有过组织四次渡海侦察、两次遇盗战斗的实战经验。1941年9月,在慈北的我党武装组建了海防中队,开展海上武装斗争。1942年12月,第一次反顽自卫战胜利后,浙东抗日根据地呈现出大发展的良好局势,三北游击司令部决定:在海防中队基础上成立海防大队,直属于司令部,任命张大鹏为大队长,何亦达为教导员兼副大队长(1944年后吕炳奎兼任大队政委)。


从此,张大鹏的名字和“海大”一起,在杭州湾海域成为抗日力量的一个符号,一面旗帜。


张大鹏就驻扎在慈北古窑浦。独特的地理环境使这个小小的海边村落变得重要起来了。在慈北沿海杭州湾东段,古窑浦的地理位置十分优越。远航归来的帆船,只要看到南面的伏龙山和北面的海王山,对准五磊山顶,直航就是古窑浦。这里木帆船可以进出,而敌人兵舰却进不来。在相公殿战斗中结识指挥员林有璋,从此走上革命道路的12岁少年许中惠(后改名肖林),一开始就在古窑浦的“协兴行”工作,回忆起海防大队大队长张大鹏,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将近80年过去了,“海大”如何在铁杆群众支持下在惊涛骇浪里发展壮大,那是怎样的惊心动魄,荡人心魂:

起初,部队在古窑浦一带活动时,当地老百姓的态度并不友好,老百姓是被各种武装和海匪渔霸欺负怕了。但不久以后,老百姓就感觉到这是一支好部队,这些带枪的人待人和气,关心老百姓,尊重渔民,重信义,待房东像自家人,慢慢地,群众都亲切地叫这支部队的长官“大队长”。


 “海大”刚组建时,出海执行任务的船还是租用的。当时沿海有些船主以出租船只收取租金为生。他们都愿意租船给“海大”,因为“海大”租船守信用,不拖欠租金;即便船只受损了,也会合理赔偿或帮助修理。大队长还深察船老大和船工情况,十分体恤船民疾苦,要求指战员把船民当亲兄弟。出海如遇敌人必须迎战时,首先要保护好舵手和船工;要遵守船上的生活习俗,如不准船头上小便,不准把筷子搁在碗上等等。大队长规定:每次完成任务回港后,要召开船老大、船工座谈会,听取批评和建议,还要发给每位船工一袋米、一些蔬菜作为酬劳,另送船老大一斤老白酒,对优秀的船老大还赠送“龙裤”。“龙裤”成为船老大身份的象征,船老大得到的不只是荣誉,也得到了海上生命安全的保障。“海大”的行事作风,船民都发自内心佩服和感激,都希望自己的船被“海大”征用。船老大们表示:只要大队长招呼,我们随叫随到!


为确保海上通道的畅通,“海大”与日军炮舰作战,与海上伪税警周旋,交战最多的还是海匪。经过与敌顽和海匪的战斗较量,“海大”震慑了敌伪顽的嚣张气焰,得到浙东沿海渔民船家的拥护和支持。“海大”的标志旗,是方形黑底中间一个大大的黄色英文字母“V”,老百姓觉得旗中间的图案像一只展翅的大鸟,于是就“大鹏旗”“大鹏旗”的叫开了。只要“大鹏旗”在船尾升起,海匪船轻易不敢骚扰。那时候,“海大”还开辟了海上税收的新途径,用发放“一旗一照”的方式向过往船只征收通航税,凡交过税的船只发给海防大队的标志旗和盖有张大鹏、何亦达印章的通行证。因为“海大”收税合理,不重复收,又能保证海上安全,过往船只也都愿意缴税。“海大”基本控制了从浦东南汇到浙东三北之间辽阔的杭州湾海域。

 

海防大队是在斗争中发展壮大起来的。史料显示,“海大”从最初一个海防中队40人左右,逐步扩大到三个中队200多人。在四年多时间里,经历了大小海战30余次,毙敌104人,俘敌40余人,收编顽军32师逃往余上地区的一个连,还收编了一部分海匪。作战的对象,有日军兵舰、汽艇,有伪军哨船,有海匪,也有集伪军、海匪于一身的海霸。海防大队在实战中学会了海上作战,越打越能打,打出了气势,打出了威风。四年多时间里,无论是接送南来北往的领导干部和部队指战员,输送军用物资,保障根据地军需物资供应,保护正当商人,保卫税收,开辟海上经济来源,配合陆上部队作战,都出色地完成任务。海防大队在险恶的环境条件下,锻炼成为一支锐不可挡的特别能战斗的队伍。


海防大队战斗经历中,最应该记住的是1944年8月“血战大鱼山岛”这一战。这一年,盟军在太平洋对日寇展开了进攻,为配合盟军行动,我新四军浙东纵队从海防大队抽调部队向海岛进军,以开辟海上游击根据地。海防大队接受任务后,张大鹏大队长和吕炳奎政委决定,选择灰鳖洋的大鱼山岛作为进军的跳板,并决定由副大队长陈铁康率第一中队76人,分乘五艘木帆船于8月20日自古窑浦出发,21日清晨登上大鱼山岛。不料,驻岛伪军向日寇告密,25日我部队遭到八倍于我,且武器装备精良的日伪军海陆空联合围攻。从上午8时许,一直血战到下午3时,浴血拼搏了一整天,击退了敌人五六次冲锋,子弹打光了,就用石块砸,甚至扭抱住敌人一起摔下山崖,与敌人同归于尽。这一战共击毙日伪军80余人。后来连日军指挥官佐藤也不得不承认,这是日军陆战队在中国海岛作战遇到的最顽强的硬仗。这次战斗中,我海防大队阵亡的42名指战员,个个英勇顽强,威武不屈,大义凛然。血战大鱼山岛后,当年10月11日,延安《解放日报》头版显著位置刊登新华社华中专电,新四军浙东纵队《战斗报》出版了一册《血战大鱼山岛》连环画,《战斗报》的按语写道:“42位英勇牺牲的同志,中国人民的英雄!你们的姓名将和大鱼山岛永远同存,你们的生命将永远活在浙东人民的心里……”后来,有人还把这次威震东海的大鱼山岛血战,誉为“海岛狼牙山之战”。


海防大队为浙东根据地建设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谭启龙同志在回忆录中深情地写道:

“提到海防大队,我想多写几笔,正是海防大队全体指战员在海上与日伪军、顽军、海匪以及台风、海浪的英勇搏斗,出色完成运送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派到浙东工作的大批干部,并从浦东和苏北运来大量的武器弹药、医疗器械、中西药品、金银货币、收发报机、发电机、文化生活用品等物资。浙东与苏北的交通畅行无阻,使我们很快就建起了报社、医院、修械所、被服厂等后勤设施。”


正如谭政委指出的,杭州湾海上通道除了为浙东根据地运送一批又一批党政、军事、经济、文化干部,它也是运输重要军需物资的秘密通道。据不完全统计,1941年至1945年的四年多时间里,共运输炸药500公斤,手榴弹数千颗,发电机、印刷机、织机等数十台,棉花几千公斤,布几千匹,以及大批的药品和医疗器械。杭州湾海上通道是保障浙东根据地与浦东、苏北根据地和新四军主力血脉联系的生命线。


杭州湾红色通道持续时间之长,通过的部队人数之多,运送军需物资之丰富、及时,在中国抗战史上是少有的。

 

古窑浦成为“海大”的港口和驻地,“地利”之缘是非常重要的。当地文化研究者认为,选择古窑浦作为主要登陆点,有三个原因:一是航线好,古窑浦是20世纪40年代三北重要的浦口,与浦东、定海等地往来航线近且顺风顺水(顺洋流、潮汐、季风);二是旁口多,古窑浦东有淞浦,西有高背浦,一旦偏离航道,也可在旁口登陆;三是离山近,航船可以直接进浦运送人员至洪魏、东埠头、宓家埭、鸣鹤场,转而上山去五磊寺、史祥寺等地驻扎。而当地群众的拥护、支持与配合,是更重要的因素,也就是所谓“人和”。


杭州湾海上通道示意图:古窑浦沟通浦东、苏北等路线

1941年6月18日浦东武装“五支四大”首战相公殿之后向东南行进,7月下旬即在古窑浦建立了第一个办事处。当时的部队办事处是后来抗日民主政权的雏形,主要开展税收、联络、民运和统战工作。从1941年12月开始,浦东党组织在古窑浦设立了联络站,地点就在虞乾章家(以开店为名),负责人开始为黄河清,后为林有用(林有璋的弟弟)。在办事处领导下,民运干部在古窑浦发动群众,利用三北旧有民间形式成立“弟兄会”,给部队传递消息,生活上提倡戒烟戒酒、禁赌禁嫖。民运同志徐卫平、于静红等在古窑浦办起了农民夜校,虞鸣飞在自己家办起了妇女识字班(虞鸣飞老人今年100岁,是2021年1月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的上海46位百岁新四军老战士之一)。以后部队又陆续在太平闸、五洞闸以及海甸戎家、洞桥虞家、龙头场等地建立了办事处。古窑浦一带良好的群众基础就这样建立起来了。


在古窑浦开有一家“协兴行”,就是军民共同营建的为根据地提供物资的“中转站”。古窑浦村民虞乾章原在家开有一爿小店,销售大米、烟酒等生活物资。“五支四大”来古窑浦后,他目睹这批青年为了抗日奔忙,爱国爱民,就把自家防身用的三号木壳枪一支、步枪一支献给部队。后来,部队决定开设“协兴行”,从浦东、苏北及山东游击区采购物资。“协兴行”以商号名义为部队采购物资,经理潘泰和,是连柏生副司令的亲戚,1940年前是中国红十字会医院的总务科长,他负责在浦东等地采购物资。“经营项目”包括医疗器械、药品、收发报机、印刷机、发电机以及钢笔、纸张、进步书籍等文化用品,还有铅皮碗等生活用品,都是部队急需的物资。虞乾章把家里房屋做了“协兴行”的驻地,“协兴行”的负责干部林有用、潘沪生和工作人员许中惠(肖林)住在他家。他儿子虞人权(小名阿三)任协兴行会计,协助办事处主任胡克明收税。协兴行的货站也设在虞家,有时重要物资和医药用品由潘泰和从上海押运过来,放在虞家附近一桔园的茅舍房内,虞乾章的女儿负责看管,相机转运四明山等地。虞人权的妻子陈爱娣,前几年还健在,她负责为常驻干部和养病的干部做饭做菜。大队长张大鹏常住在虞家。“海大”后来有了自己的船,船上的篷帆、绳索、器具时常需要更换修补,为方便就近修船,“协兴行”便扩大船用商品种类,不仅便于“海大”修船,也方便周围的船行和船主。协兴行还扩大了大米和酒类的供应,过路货船、渔船也停靠在古窑浦港口采购。


 “红色堡垒村”古窑浦,逐渐成为浙东游击纵队在三北的一个基地。


海上通道和海上门户的开辟,为浙东抗日根据地的建立、发展、壮大,发挥了重大作用,也凸显了三北在整个浙东抗日中的地位。浙东区党委在1942年12月15日有一个文件专门指出:“必须认识三北是我们坚持斗争的中心战略支点,是我党我军向南发展的跳板,是我今后向南发展的重要依托,是控制沿海沿江与甬杭等重要城市的前哨阵地,它有丰富的物资资源供我抗日之用……谁忽视了坚持三北的斗争的意义,谁就会犯错误。”

 

2007年3月22日,浙东敌后抗日根据地“海上门户”革命历史陈列馆和纪念碑在古窑浦村举行开馆和揭碑仪式,慈北古窑浦村成为宁波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浙江省委原书记薛驹同志和曾战斗在三北根据地的沈宏康、张永祥等老同志参加开馆和揭碑仪式。


位于古窑浦村的浙东敌后抗日根据地“海上门户”纪念碑

古窑浦革命历史陈列室里,有一只船模型,这是被谭启龙称作“浙东第一船”的模型。船主叫黄矮弟(原名黄关根),上海南汇人,他和蒋树楼、沈友初等一起协助中共浦东工委和海防大队,秘密运输部队人员和物资,他的高梢船当时被编为“001号”。


黄矮弟的“高梢船”,乍一看外观与其他木船并无二致,但其舱底与众不同:船尾高翘,底舱平而高,中间有隔层,专门用来装载武器装备等物资。这条船吃水深,当年往来于浙东与浦东,为抗日立下功劳。古窑浦革命历史陈列馆开馆,与会的老同志不约而同地回忆起“浙东第一船”和船主黄矮弟。一年后的2008年3月21日,黄矮弟的儿子黄银楼将亲手制作的船模型专程送到古窑浦,陈列于革命历史陈列馆内。


当时的“浙东第一船”上有几块板、几个插梢,黄银楼老人至今仍记得清清楚楚,因为当年,每次接到重要任务,总是由父亲黄矮弟、哥哥黄顺楼驾船,而黄银楼则负责检查船体、船舱。黄银楼老人对古窑浦村叶书记说:“到现在,船上的每一颗钉、每一枚插梢,我都了如指掌。”


被谭启龙称作“浙东第一船”的船模型,2008年3月,船主黄矮弟的儿子黄银楼将亲手制作的船模型送到了古窑浦

陈列馆里有一张老旧的八仙桌,几把破旧的木椅。村里的陈长根老人,当过兵,教过书,退休后做了陈列馆的义务解说员,他告诉我们,张大鹏当年就是伏在这张木桌上,写成了《海防大队之歌》。陈长根老人还给我们看一份《海防大队之歌》歌谱,是1992年古窑浦之行结束回青岛后,应老战友的邀请,张大鹏同志特意抄录寄来的。歌谱下方有几行说明:该歌原名“海上船夫曲”;演唱全曲体现如船航行由远到近又渐远的气氛,掌握音量;唱第二遍也可从头开始。歌谱下方,端端正正写着:1943年春写于慈溪古窑浦。


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疑惑,张大鹏大队长真是一个“神人”啊,不但能打仗,让杭州湾一带的船民一听说他的名字都佩服得很,他居然还会写词作曲,这是我不曾想到的。这是一位怎样神奇的人物啊!他是渔民的后代吗?他有着怎样传奇的经历?


在古窑浦历史陈列室里,我终于看到了张大鹏的照片。第一张是他的单人照,可能是他学生时代照的,那真叫英姿勃发,眉宇间透出灵秀和果敢。第二张是他与妻子李时韵的合影,更生动些。他妻子那时也在古窑浦做民运工作。



过后几天,我在一位红色历史研究者家中看到《新四军浙东纵队海防大队史实》一书,是宁波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2013年11月编的。书中有张大鹏女儿张如曼怀念父亲的文字,让我对这位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有了更丰富立体的了解: 

父亲16岁投身革命。他从小就爱琢磨乐器,会拉二胡,纯属无师自通,也许这就是天分。1938年1月,他参加了中共江苏省委派党员蔡辉组建的“浦东抗日救国宣传团”。为使更多的农民受到抗战教育,宣传团派父亲和他的同伴去农村宣传。他俩一人背着一把二胡,一人手握一块唱“浦东说书”的竹板,自编、自导、自演,用说唱、小调等传统文艺形式宣传全民抗日。


父亲生前珍藏着两件乐器,一把战争年代留下来的京胡和一把能演奏出乐曲的钢锯。小时候看到父亲从略带灰尘的琴套里取出京胡,紧一紧琴弦,调一下音,再用松香在弓上擦几下,然后熟练地拉一小段“西皮倒板”。这时,母亲会跟着父亲的琴声唱起《渔光曲》《大刀进行曲》《延安颂》,以及父亲自己写的《海防大队之歌》。此时,他们都沉浸在深沉的怀念和激情中。我从小会唱《海防大队之歌》,每当“呼呼怒吼的风哟……”的旋律响起,父亲指导我们唱这首歌的情景就浮现在眼前:用中速,要坚毅、沉着,演唱时注意控制音量,要唱出船在海上大风浪中航行的感觉,体现由远到近,再渐渐远去的意境……


父亲学历不高,创作歌曲是得益于工作实践和深厚的生活基础。当年,父亲在浙东古窑浦完成了《海防大队之歌》的创作,就在“海大”驻地军民中教唱,浙东的老前辈回忆说:“当时,大队长拉二胡,你妈妈负责教唱,歌词好记,旋律好听,战士们学得很快。后来就在浙东根据地传唱开来了。”前几年我们回浙东,许多经历过战火的老前辈还能和我们一起有板有眼地唱这首歌。


父母的演唱合作要追溯到1939年。那年春节,部队与驻地老百姓一起联欢,节目中有一个街头短剧叫《放下你的鞭子》,剧中拉二胡的老汉和扎辫子的小姑娘,就是我的父亲和母亲扮演的。那时候父亲刚入党,担任区队附兼文化教员,母亲是刚到浦东的上海学生,随部队做宣传工作。那次同台演出是他们的第一次合作。 


张大鹏1945年北撤后任华中军区海防纵队第二大队大队长,1949年3月任华中海防纵队汽艇大队大队长。新中国成立后,任东海舰队工程部计划处长,后在北海舰队后勤部副部长任上离休,1994年72岁时因心脏病离开人世。张大鹏留给这个世界的,永远是那洋溢着勇武、机智、果敢的青春的脸庞,还有他谱写的那首歌。

 

当然,杭州湾红色通道最重大、最壮观的一次行动,是1945年的浙东游击纵队北撤。1945年9月20日,中共华中局转发中共中央当日发布的关于浙东、苏南、皖南部队北撤的电令。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15000余人,挥泪告别浙东,于9月底至10月上旬分三路乘坐300多艘次渔船,从慈北古窑浦至姚北临山一线,横渡杭州湾北撤。海防大队义不容辞地承担起全体北撤部队的运送任务。当时时间紧迫,急需大批船只。大队长张大鹏、政委吕炳奎率领中队干部分头向民众征集船只。正是凭着几年来与沿海各地群众良好关系的基础,一经动员,很快征集到300多条帆船。当时没有现代通讯工具,况且船只都分散在海上,船老大们都是听到“大队长有急事情叫你们去!”的口信后,便船船相传,义无反顾地驶向古窑浦和梅园丘一线,以龙山、胜山、临山、华盖山作灯标,以最快速度集结。人民的木帆船载着子弟兵奔赴新的战场。当大军全部渡过长江抵达苏北后,海防大队全体人员断后撤离。当他们乘坐八条大船,历经险难冲破封锁,最后到达苏北时,受到了谭启龙政委、何克希司令的褒奖。随着斗争形势变化,北撤到苏北的海防大队奉命编入华中海防纵队,编为第二大队。1949年4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在江苏泰县白马庙正式成立,海防纵队即编为华东海军第一纵队。从此,这支曾经在抗日战争中坚持海上斗争的人民武装,编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行列。

 

2005年8月,宁波市和舟山市的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组织开展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活动,海防大队老战士、大鱼山岛战斗幸存者李金根与部分新四军老同志及他们的下一代,走访了海防大队驻地旧址古窑浦,登上大鱼山岛,追忆那场气壮山河的战斗,缅怀壮烈牺牲的42位烈士。宁波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合唱团在大鱼山岛革命烈士纪念碑前,激情唱响《海防大队之歌》,豪迈的旋律在海天之间久久回响。 

呼呼怒吼的风啊,白浪滔滔的海啊!

漂泊在海上的船啊,都有我们同志在啊!

海上的英雄打鬼子啊,鱼儿鱼儿安心吧!

嗨哟!呼!嗨哟!呼!嗨哟!呼!嗨哟!

拉起那锚儿,扯起那蓬,

把准那舵儿,乘着那风,

枪口瞄准,追击敌踪,追击敌踪,

嗨哟!呼!嗨哟!呼!嗨哟!呼!嗨哟!




作者简介


方向明,1966年出生于慈溪,中国作协会员,宁波市作协副主席,慈溪市政协教科卫体文化文史委主任。作品散见《人民文学》《十月》《散文选刊》《文学港》等期刊,著有散文集《故乡书》《西皮散板》,主编《袁可嘉先生纪念文集》等。



来源|慈溪全民阅读

编辑|芝麻


– END –

喜欢小慈推送的信息,就在右下角点一下“在看”

作者:方向明

公众号:慈溪发布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MzQ2OTU3MA==&mid=2651392693&idx=2&sn=e7157222e7e913cb2d4fcdcdaaaea94f&chksm=84085ed8b37fd7ce422f8cb85ed08d4c2484475f1d25c67e30bc4ae75118f35cdf1129d2d734&scene=0&xtrack=1#rd

发布时间:2021-07-06 18:44:45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