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风期货研究所_海外甲醇怎么样了?

天风期货研究所_海外甲醇怎么样了?

由能化组发表于2021-07-23 16:58:30

【20210723】甲醇专题海外甲醇怎么样了?


观点小结

全球:全球甲醇原料主要以天然气为主,占比为60%,但煤制甲醇的占比也在不断提高。供应:2010年至2015年全球甲醇产能处于高增长,平均增速为7%。2015年之后逐步下滑,直至2017年开始回升,2020年全球产能为1.3亿吨左右,其中东北亚占比最高为52%。需求:2016年以来全球需求增速逐步放缓,近十年平均增速为5%左右,MTO是主要推动全球需求增长的力量,2020年全球需求总量为7994万吨,同比减少4%。东北亚占比最高占比67%。


北美:北美甲醇原料主要为天然气,天然气制甲醇占比近98%。2020年北美产量约671万吨,近十年平均增速为26%,需求量为693万吨左右,2017年以来北美需求增速维持2%左右的低位。产量的迅猛增长也使得北美地区从极度依赖进口逐步转为自给自足,2020年北美进口量约210万吨,较2010年减少约60%,对外依存度也从90%降低到30%。


中南美:中南美甲醇产能与天然气资源存在错配。2020年中南美洲甲醇产能为1113万吨,近十年产能平均增速为-0.4%,产能在2017年之前下滑较快,主要源于天然气供应减少。需求量为180万吨,主要集中在巴西和阿根廷,其中巴西占比62%,下游需求主要以生物柴油为主,占比46%。


中东:得益于丰富的油气田资源,中东产能产量占据世界第二位,2020年中东产能为2239万吨,占比17%,产量为1502万吨,占比18%,均仅次于东北亚地区。需求量相比产量相对较少,2020年需求量为301万吨,2010-2020需求年均增速为1%左右,下游需求主要为MTBE,占比57%。


西欧:由于装置老化、成本缺乏竞争力,西欧产能在过去十年几乎没有太多增长,2020年西欧甲醇产能为346万吨,其中54%的原料为天然气,39%为重油。2020年西欧的需求量为613万吨,下游需求主要以甲醛、生物柴油和MTBE为主,其中甲醛占45%。


东南亚及大洋洲:2020年东南亚及大洋洲产能为670万吨,其中马来西亚占比最高为39%,新西兰其次为37%。2020年东南亚及大洋洲需求为340万吨,占全球总量的4%,近十年需求增速为2.89%,主要受生物柴油及甲醛产量不断增长推动。


 全球

全球甲醇以天然气制为主


全球甲醇原料主要以天然气为主,占比为60%,由于我国甲醇产能增长较快,且多为煤制,煤制甲醇的占比也在不断提高,2020年占比为33%。预计随着北美、中东及非洲等地产能的持续扩张,天然气制甲醇的占比会有所提升,而煤制甲醇主要因为中国对于煤化工能耗的限制,一些计划中投产的煤化工项目可能会受到影响,预计占比会有所下滑。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全球产能处于扩张期


2010年至2015年全球甲醇产能处于高增长,平均增速为7%。2015年之后逐步下滑,直至2017年开始回升,其中2020年由于疫情影响新增装置投产推迟,增速有所下滑,预计2021年增速将会继续回升至6%左右。


2020年全球产能为1.3亿吨左右,其中东北亚占比最高为52%,其次为中东占17%,南美占8%,北美占7%。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海外甲醇企业集中度较低


全球甲醇企业产能占比较为分散,产能排前十的企业总共也就占全球产能的30%不到,其中Methanex总产能955万吨,占比7.3%最高,大多为外销甲醇;其次为伊朗NPC总产能504万吨,占比3.9%,下游产能也相对有限,甲醇主要用于出口;特巴的Consolidated Energy占比2.7%,排名第四,得益于特巴丰富的天然气资源,该国主要通过甲醇将天然气资源货币化以便于出口。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全球产量情况


2020年全球产量为8000万吨左右,近十年的平均增速为5%左右,2020年由于疫情开工率下滑6个百分点至61%,也低于近十年64%的平均开工率,产量增速也下滑至-5%。


分地区来看,受下游MTO需求推动,中国甲醇产量增长迅速,因此东北亚占比最高为48%,其次为非洲及中东地区为22%,北美占8%,南美占8%。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全球需求情况


2016年以来全球需求增速逐步放缓,近十年平均增速为5%左右,MTO是主要推动全球需求增长的力量,2020年受疫情影响需求呈现负增长,预计2021年将有较大幅度反弹。


2020年全球需求总量为7994万吨,同比减少4%。东北亚占比最高占比67%,欧洲占9%,北美占8%。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全球甲醇贸易流向


2020年全球甲醇贸易量为3000万吨左右,占全球产量约37%,过去5年贸易量平均增速为2.8%。全球主要流出地区为中东、南美、及东南亚等地,这些地区国内需求相对有限,又拥有丰富且廉价的天然气资源,出口甲醇可以将资源货币化;全球主要流入地区为东北亚、欧洲、及东南亚等地,其中东北亚是全球最大的甲醇进口地,2020年占世界贸易的近一半,主要由于中国甲醇进口大国,占全球甲醇进口量的38%左右。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北美

页岩气革命催生北美甲醇产能爆发


北美甲醇原料主要为天然气,天然气制甲醇占比近98%。


天然气价格占北美甲醇成本约80%,随着2009年天然气价格由08年的近9美元/百万英热骤降为不到4美元/百万英热,美国不少前期闲置的产能开始陆续重启,而页岩气革命使得北美天然气价格稳步下跌,北美甲醇的成本优势得以彰显,新增及扩增产能不断增多。



数据来源:IHS、ICIS、BP、EIA、天风期货研究所


北美逐步自给自足


2020年北美产量约671万吨,较2010年增长超6倍,近十年平均增速为26%。产量的迅猛增长也使得北美地区从极度依赖进口逐步转为自给自足,2020年北美进口量约210万吨,较2010年减少约60%,对外依存度也从90%降低到30%。


北美地区产能主要以美国为主,2020年美国占比约91%。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北美需求增张有限


2020年北美地区需求量为693万吨左右,2017年以来北美需求增速维持2%左右的低位,直至2020年受疫情影响整体需求大幅下滑,同比减少10.6%。预计2021年随着疫情恢复,需求也将反弹至9%的增速。


北美需求以甲醛、醋酸、燃料添加剂为主,其中甲醛占比最高为32%、其次是醋酸为17%。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美国为北美主要供需地区


2020年北美地区产能为857万吨左右,其中美国为779万吨左右,占比为91%;而需求方面,2020年北美需求量为693万吨左右,其中美国为617万吨左右,占比为89%。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美国甲醇产能变迁


美国甲醇产能经历了由盛至衰的转变:20世纪90年代中期,由于较高的天然气价格使得美国的天然气制甲醇不具市场竞争力,而下游MTBE的需求又有所减少,使得产能急剧收缩。直到2010年左右,天然气价格走低,使得美国甲醇又具经济性,不少闲置装置重启、新增装置投产、海外装置迁回。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美国甲醇工厂多靠近墨西哥湾附近


美国大多数甲醇工厂位于墨西哥湾沿岸地区。主要因为:(1)该地区的天然气主要来自德克萨斯州西部和新墨西哥州东部的二叠纪盆地。而和Henry Hub基准价相比,二叠纪地区的天然气价格较低。(2)另外由于靠近墨西哥湾沿岸,也利于甲醇工厂对外出口。



数据来源:IHS、ICIS、BP、EIA、天风期货研究所


近十年美国产能高速增长


进入2010年以来,受天然气价格走低影响,美国产能高速增长。2010-2020年产能平均增速为25%,至2020年美国总产能约779万吨,其中Methanex占比最大为26%,其次为Natgasoline为22%以及LyondellBasell的18%。2021年美国产能预计将继续增长,玉皇与科氏合资在路易斯安那州投建的170万吨/年装置预计在下半年投产。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美国需求增长较缓慢


相较美国高速的产能增长,需求增长则较为缓慢。2010-2020年的需求平均增速为0.88%,2020年由于疫情影响需求下滑11%至617万吨,其中甲醛占比最高为30%、其次为醋酸20%、MTBE/TAME为10%。预计2021年美国需求将迎来大幅反弹,增速恢复至10%左右。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美国逐步由进口国向出口国转变


美国廉价的天然气使得生产的甲醇更具经济性,进口量逐步减少而出口增多。2010-2020的进口平均增速为-9%,至2020年进口量下滑至175万吨,出口则上升至157万吨。预计至2021年美国出口量将超过进口量,转为出口国。


2020年美国主要从南美洲(特立尼达和多巴哥)、非洲(赤道几内亚)和加拿大进口。历史上加拿大是美国甲醇进口的主要来源。另外,美国的出口则主要销往东北亚和西欧。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中南美

油气资源分布不均


中南美地区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2019年天然气总探明储量为8万亿立方米,占全球4%。但是中南美地区天然气储量分布不均匀,主要集中在中南美的北部地区,其中委内瑞拉占比最高为78%、阿根廷5%、巴西5%、秘鲁4%、特立尼达和多巴哥4%。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天然气整体供需偏紧


相比于石油带来的高经济性及煤炭存储运输的便利,中南美的天然气起初由于距离工业和人口密集地区较远,开采积极性不高,直到20世纪90年代才逐步兴起。


2010-2019年中南美天然气产量增速为1.34%,而需求增速为2.06%,整体处于供需紧平衡。尤其是2010-2015年需求增速明显高于产量增速。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天然气区域供需分化


中南美天然气供需呈现区域分化。如左图所示,供给过剩地区主要集中在西北部,而需求缺口则集中在东南部。其中巴西、智利、阿根廷为主要需求缺口区域,而特巴、秘鲁、玻利维亚则供应过剩,委内瑞拉、哥伦比亚等地处于供需紧平衡。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跨区域贸易困难重重


中南美洲的天然气管道项目呈现区域化,主要集中在北部(委内瑞拉-哥伦比亚)或者南部(阿根廷-巴西-玻利维亚-智利)地区。但是由北部至南部的长距离跨区域的天然气项目几乎没有,主要原因是地形复杂,建设难度较大,投资较高(如2005年由委内瑞拉-巴西-阿根廷提出的Southern Gas Pipeline项目因难度较大搁浅);另外产出国本身的天然气供应也不稳定(如2005年秘鲁-智利-阿根廷-玻利维亚的South American Energy Ring项目因秘鲁探明储量不足而取消)。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甲醇产能与天然气资源存在错配


中南美甲醇产能与天然气资源存在错配。中南美甲醇产能主要集中在特巴、智利、委内瑞拉及阿根廷,其中特巴占比最大为62%,而特巴的天然气资源也是相对富裕的,剩下的智利、阿根廷及委内瑞拉均是天然气相对偏紧的地区。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中南美甲醇产能随天然气先减后增


2020年中南美洲甲醇产能为1113万吨,近十年产能平均增速为-0.4%,产能在2017年之前下滑较快,主要源于天然气供应减少。Methanex于2013、2014年先后将两家位于智利的工厂搬迁至美国,在2018年与阿根廷重新签署天然气供应协议后闲置产能才陆续恢复;巴西因天然气供应减少和价格上涨,于2013和2016年关闭两家工厂,目前仅剩0.7万吨产能;特巴也因天然气供应合同问题于2017年3月闲置了两套产能。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中南美需求以生物柴油为主


2020年中南美洲甲醇需求量为180万吨,主要集中在巴西和阿根廷,其中巴西占比62%。下游需求主要以生物柴油为主,占比46%,巴西和阿根廷是世界前五的生物柴油生产国,2019年9月巴西实施B11目标,将生物柴油添加比例调高到11%,预计该比例在2023年将达到15%,生物柴油的需求仍会稳定上升。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中南美为出口型地区


中南美洲拥有着较为丰富的天然气资源,甲醇工业的发展是为了将其货币化后出口的一种方式,所以中南美所生产的甲醇主要用于出口。2020年中南美甲醇出口量为612万吨,是仅次于中东的第二大出口国,占比21%,主要出口到北美、欧洲和东北亚,特巴是中南美最大的出口国。由于美国进口需求逐步减少,预计未来中南美将主要出口至西欧和东北亚。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特巴拥有丰富的天然气资源


自1953年以来,天然气就开始在特巴商业化使用。20世纪70年代,由于在特立尼达东海岸发现了大量天然气储量,天然气开始进行大规模开发。如今,特巴能源行业主要是天然气的生产,占能源行业产量的近90%。


2019年特巴天然气产量为349亿立方米,占比20%,探明储量为0.3万亿立方米。特巴的天然气主要产自两个产区,即特立尼达东南部的哥伦布盆地和位于特立尼达北部东西向延伸的多巴哥盆地。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特巴经济高度依赖能源行业


特巴的经济高度依赖于能源行业,2004-2013年的数据显示,能源行业占了全国GDP的40%以上,占税收的54%左右。另外,能源行业约占出口的85%,其中大部分来自天然气。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特巴垂直一体化的天然气产业模式


特巴天然气产业链具有垂直一体化的特征。上游生产商主要由BP、BG、EOG和BHP四家构成,其中BP为最大的生产商,占天然气产量的60%,探明储量的55%;中游运输和分配由半国营的特巴国家天然气公司(NGC)运营。运输是与供应捆绑的服务,NGC同时也是唯一的天然气批发商,从供应商到市场,再到下游行业、电力部门和小客户;下游主要由需要天然气供应的各种工业组成,其产品用于出口。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特巴天然气下游主要以LNG为主


特巴天然气下游主要以LNG为主,LNG占比57%,其余则用于国内化工、钢铁或发电领域。主要的天然气衍生品为甲醇、氨和尿素为主,其中甲醇共8家工厂,占下游需求14%。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特巴甲醇工厂位置利于出口


特巴的甲醇工厂中的7家集中位于Point Lisas工业园区,而2020年新建的CGCL位于Point Fortin。同时Point Lisas工业园区附近的Phoenix Park Gas Processors Limited (PPGPL) 天然气处理设施,可以将处理完的气体运输至下游,用作发电或化工原料。


特巴拥有三个主要的港口,分别是首都西班牙港、利萨斯角港口和福廷角港口,其中西班牙港是特巴最大的港口,同时也属于美洲自由贸易区,出口至美国的甲醇没有关税。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特巴甲醇产能占中南美第一


特巴的甲醇产业可以追溯到1984年,当时政府所有的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甲醇公司(TTMC)在Point Lisas开设了第一家工厂。目前特巴的甲醇生产商主要为Methanol Holdings (Trinidad) Limited (MHTL)和Methanex:(1)MHTL是世界上最大的甲醇生产商之一,位于Point Lisas工业园区的5个甲醇工厂的年生产能力超过400万吨。公司是北美最大的甲醇供应商,也是欧洲市场的重要供应商。(2)Methanex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甲醇生产商之一,其位于Point Lisas工业园区的两家甲醇工厂的年生产能力超过250万吨。该公司向北美、欧洲和加勒比地区供货。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中东

中东供应位居全球第二


中东得益于丰富的油气田资源,产能产量占据世界第二位,2020年中东产能为2239万吨,占比17%,产量为1502万吨,占比18%,均仅此与东北亚地区。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中东产能在18年逐步迎来爆发


中东产能在2018年开始迅速增长,2010-2017年中东产能基本属于零增长,进入2018年以后,产能年平均增速为10%,其中2020年同比增长19%,产能增长至2238万吨。


中东产能的爆发主要源于伊朗近些年来大规模的新增产能以及沙特的扩建产能。2016年伊朗逐步被取消制裁,因此伊朗得以引进西方技术发展甲醇工业,2018-2020年先后投产Marjan165万吨/年、Kaveh230万吨/年、Busher165万吨/年以及Kimiya165万吨/年,共计新增725万吨装置;而沙特SIPCHEM也于2018年底扩增20万吨。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中东需求以MTBE为主,增长有限


中东需求量相比产量相对较少,2020年需求量为301万吨,2010-2020需求年均增速为1%左右,其中2020年受疫情影响下滑较多。中东下游需求主要为MTBE,占比57%,其次为甲醛占比21%。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中东出口世界第一,随产能增长而增长


中东是世界第一的出口大国,其2020年出口量为1270万吨,占比43%。中东出口主要去向东北亚、印度及东南亚,其中东北亚占比最高为74%。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近些年伊朗产能迎来爆发


由于伊朗天然气资源丰富,工艺均为天然气制甲醇,成本相对较低,2018年之前产能高峰出现在2007年ZPC330万吨/年装置的投产。之后产能在2018年开始迎来爆发,2018-2020年均产能增速36%,2021年预计新增165万吨,同比增长13%。伊朗甲醇产能为中东第一,占比49%。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伊朗甲醇工厂依托于储量巨大的南帕尔斯气田


北方─南帕尔斯油气田是位于亚洲西部波斯湾的一个特大天然气田,地处伊朗和卡塔尔两国之间,为已知的世界最大天然气田。气田总面积约9700平方公里,其中北部3700平方公里位于伊朗水域内,被称为南帕尔斯气田。


伊朗的甲醇工厂也位于南帕尔斯气田沿岸,主要集中于Kharg、Port Dayyer 和 Assaluyeh三地。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西欧 

高成本使得西欧产能增长有限


西欧的产能主要集中在德国、荷兰和挪威,相较于其他地区传统的天然气或煤制甲醇,西欧有不少旧装置采用重油为原料,通过高温氧化的方法产生合成气制甲醇,但此方法成本较高。由于装置老化、成本缺乏竞争力,西欧产能在过去十年几乎没有太多增长,2020年西欧甲醇产能为346万吨,其中54%的原料为天然气,39%为重油。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全球第二大的甲醛出口地区


2020年西欧的需求量为613万吨,占全球需求量的7%。西欧近十年的需求增长较为稳定,2010-2019需求平均增速为1%左右,2020年需求下滑较多为15%。另外,西欧甲醇下游需求主要以甲醛、生物柴油和MTBE为主,其中甲醛占45%,西欧地区也是全球第二大的甲醛出口地,其次是生物柴油占比15%,MTBE占9%。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供不应求,西欧依赖进口


由于西欧本身的产量相对需求量不足,需要依赖进口。近十年西欧进口依赖度保持在70%上下,从进口量来看也维持在400-500万吨左右的水平,2010-2019年的进口平均增速维持在2%附近。西欧甲醇主要来源于美洲、非洲及俄罗斯等地区,预计随着美国产量增多,来自美洲的进口量将有所增长。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东南亚及大洋洲

产能集中在马来西亚及新西兰


东南亚及大洋洲产能增长较为缓慢,在2009年马来西亚的Petronas工厂及2010年文莱的Methanol Company工厂之后近些年来并无新增装置投产。2020年东南亚及大洋洲产能为670万吨,其中马来西亚占比最高为39%,新西兰其次为37%。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下游需求较为分散


2020年东南亚及大洋洲需求为340万吨,占全球总量的4%,近十年需求增速为2.89%,主要受生物柴油及甲醛产量不断增长推动。下游需求以甲醛(32%)、生物柴油(19%)和醋酸(14%)为主;分地区来看,马来西亚占比最高为27%、印度尼西亚其次为23%、新加坡占19%。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出口主要集中于东北亚及区域内贸


2020年东南亚及大洋洲的出口量为430万吨左右,仅次于中东和南美,占全球贸易量的14%,马来西亚和新西兰是该区域最主要的出口国。出口主要流向东北亚地区,占比70%左右;剩下的主要流向区域内的新加坡和泰国两地。


2020年东南亚及大洋洲的进口量为252万吨,其中主要来源于中东。



数据来源:IHS、ICIS、BP、天风期货研究所



*欢迎登陆天风风云进入相应版块或联系销售免费索取

联系人:吴宏翔

从业资格证号:F3075581

联系邮箱:wuhongxiang@thanf.com

免责声明

       本报告的著作权属于天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未经天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更改或以任何方式发送、翻版、复制或传播此报告的全部或部分材料、内容。如引用、刊发,须注明出处为天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且不得对本报告进行有悖原意的引用、删节和修改。

       本报告基于天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及其研究人员认为可信的公开资料或实地调研资料,仅反映本报告作者的不同设想、见解及分析方法,但天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对这些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均不作任何保证,且天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不保证所这些信息不会发生任何变更。本报告中的信息以及所表达意见,仅作参考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法律、会计或税务的最终操作建议,天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不就报告中的内容对最终操作建议做出任何担保,投资者根据本报告作出的任何投资决策与天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及本报告作者无关。

点击上方“公众号”欢迎订阅

作者:能化组

公众号:天风期货研究所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U5MTM0NDU0OA==&mid=2247545478&idx=2&sn=b26b8aa3e3293e07ae9b46e2c6d0fe88&chksm=fe32144dc9459d5b07174555d9abe8274beeb13ec2f1d9ce22222b7455e76380fb32e9268def&scene=0&xtrack=1#rd

发布时间:2021-07-23 16:58:3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