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复利一生_Already

复利一生_Already

由复利一生小伍哥发表于2021-07-23 17:12:54

巴菲特说,自己是“85%的格雷厄姆,15%的费雪”。那么格雷厄姆和费雪的区别在哪里?很多人认为,格雷厄姆看重的是资产的清算价值,费雪看重的是未来价值的收益。


其实这个看法不对


没有什么生意是按照清算价值来交易的,这在现实生活中说不通。传统的价投研究者往往说,格雷厄姆处于大萧条后的时代,所以公司按照清算价卖是有的,只不过这种机会越来越少。有道理,但不过是巧合罢了。实际生活中,没有什么正常的生意是按照清算价来交易的,除非烂生意


但是另一方面,未来价值可就有些虚无缥缈了,霍华德马克斯在《投资最重要的事》里反复强调的,就是未来具有不确定性,所以买的好,远比买好的更重要、更实在、更能落地


既然这样,为什么巴菲特说自己是85%的格雷厄姆、15%的费雪呢?大V唐朝认为,这话是1960年代说的,如果到2000年代,可能巴菲特会改口。但这仅仅是揣测,巴菲特后来从未更正过、更新过这一说法。


巴菲特1984年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演说《格雷厄姆和都德俱乐部的超级投资者们》,开篇就提到这个俱乐部的核心逻辑:价值远超价格的安全边际。这才是格雷厄姆的核心!


至于费雪看重的未来收益,那也是价值啊,看看有没有安全边际就好了。举例子说,伟大如苹果公司,这是看重的未来自由现金流折现吧?多少钱卖啊?如果25PE可以认为是合理,属于“合理价格买入伟大公司”;如果15PE那就是送钱;如果50PE那就是贵了。在上述三种情况里,什么才算出现了“价值远超价格的安全边际”,一目了然。


1. 投资,就是做一目了然的事情啊,就是抓住市场定错价的机会啊,就是等物美价廉(也就是好东西打折卖)呀。这非常简单。这种机会挺多的,咱就不说多少年前茅台卖过8PE了,其实那时候风雨飘摇,还真不好说茅台后来基本面是否转好。


就以本轮白酒为例,我是20-30元买入酒鬼酒的,在85-220这个区间段不断卖出的,整体来说实现了五倍退出。其实,2016-2018年,你翻翻酒鬼酒的业绩增速,再看看2018年11月酒鬼酒在当年三季度已经明牌的情况下,是按多少市盈率交易的?没记错的话,是这样的:


换句话说,对于从2016年起就已经实现30%-50%业绩增速的酒鬼酒(仅从这几年看,算是优质吧?),在2018年11月份给出了23PE的估值、即使在2020年4月下旬,也只有36PE;前者是低估、后者算合理。


对于价值投资者来说,从2018年11月的15元到2019年9月的40元,是明显捡钱,之后半年倒车,也应该上车;至于后面涨到100、200,那确实不好说能否拿住。


再以本轮白酒另一个大牛股舍得酒业为例,


一看这业绩,杠杠的,增速比酒鬼还迅猛;那么估值呢?

2018年11月,23PE;2020年4月底,16PE;2020年9月,21PE

市场先生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对高速增长的舍得酒业,视而不见。对高价值,予以低估值。


举这两个例子,是想说明,优质+低估,并不罕见,是可以找到的。当然,找到后可能没信心拿十倍,不过吃两三倍还是稳稳的。


2. 所谓85%的格雷厄姆,15%的费雪,我的理解是,前者是心法——抓住市场先生定错价的机会(即价值远高于价格的安全边际);后者是功夫——识别出对高价值企业未予以高估值的机会。也可以说前者强调already,后者只是maybe。


格雷厄姆的心法放之四海而皆准,费雪的功夫其实只是对应心法的某种模式,而且具有不确定性——高价值是不是真的高价值,这要看识别的功夫。所谓价值陷阱,就是错把低价值当成普通价值,导致买的时候不贵,越拿越贵;所谓成长陷阱,就是错把普通价值当成高价值,导致越拿越差,导致杀业绩、杀估值、杀逻辑。


以2021年7月的酒鬼和舍得为例,其实未来他们的成长性是否就板上钉钉,这可能见仁见智,但已经不属于高价值被予以低估值的机会了。站在85%格雷厄姆的角度,至少是无法新入;站在15%费雪的角度,也顶多是坚持不卖。


3. 最好的机会,是高价值企业被予以低估值。高价值是你评定的,低估值是市场给予的。所以,你要看懂,要保证你认为的高价值真的就是高价值,如果看错了,要走人;而低估值,这需要针对个案具体分析。市场给出低估值,肯定是有原因的,reasonable,但不一定right。


我这篇文章用Already做标题,是想说:已经优质、已经低估,不需要用意念去构想、不需要用头脑去推导。


4. 惯性优秀,却低估值,这就足以介入了。至于是不是伟大企业,能否变成超长线持有,这其实是在持有过程中不断深化研究,搞明白护城河。


对于大资金,必须想办法“合理价格介入,长期和优秀公司共成长”。但是,对于我们个人投资者,其实不必。我们就是机械地抓市场先生定错价的机会,以5%-10%的仓位介入这样的机会。因为这不是什么伟大的机会,只是正常的定错价机会,所以一年挖掘出三五个并不奇怪。时间久了,经历的练习就多,慢慢就会有个别机会发展成伟大级别。


对于定错价的机会,可能两到三年时间就能兑现。比如30%高速增长,只给了20PE(如上所说,酒鬼酒、舍得酒业就是这样),那么继续成长两年,给40PE不算过于高估,这就已经是三倍向上的机会了!三年三倍,这不是股神是什么?


5. 对于小资金,我们可以紧盯这种定错价的机会(already,而不是臆想),重复做。施洛斯和早期的巴菲特就是我们的榜样,年化复利达到20%甚至30%没毛病。


在过程中,确实要花大量时间精力,每天都跳着踢踏舞上班,努力寻找定错价的机会,毛估估这种机会就可以。


心态上要“兼”,不到好球不挥棒;行动上要“争”,努力寻找,这就是投资人的工作。


6. 这种打法要摒弃十倍股思维,因为十倍股是走出来的,是持股过程中业绩超预期、市场定价超预期给出来,如果在买入时就要求十倍,其实是增加了难度。


买入时,就是普通的定错价机会,对高速增长的票予以低估值。抓住这种机会,我们有翻倍到三倍就可以,毛估估偏贵了,就该去做下一个机会。没必要想什么伟大企业长期成长。等我们的资金,到达两个九位数以后,拿一个小目标以压舱石的方式持有高息股票或自认为的伟大企业,也未尝不可。


在此之前,应该充分享受小资金的优势,实现快速成长——频次高(那一年也只有几个标的)、幅度大(单个标的从明显定错价到合理偏高就可以,跨度两年应有三倍),这是大资金捕捉的机会。


作者:复利一生小伍哥

公众号:复利一生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g5MTUxNDQ3Mw==&mid=2247484035&idx=1&sn=223770768cf90c21f41118168a04e980&chksm=cfcd7985f8baf09302f0e2dad623a8c878483ecc0875e888841738ad015327a8fe38ed29e451&scene=0&xtrack=1#rd

发布时间:2021-07-23 17:12:5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