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_实现净零排放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_实现净零排放

由IMF经济学家发表于2021-07-23 08:00:00

气候行动势头正劲。2015年《巴黎协定》签署以来,各国不断加大气候行动力度,许多国家已承诺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即通过“碳清除”的方式从大气中去除温室气体,完全抵消额外温室气体排放。

不过,将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C以内的碳预算,也即温室气体最大排放总量,正在迅速耗尽。如果不能实现这一关键目标,自然灾害将更严重、更频繁,农业部门的生产力将下降,海平面也将上升——这些问题都将更常见。

在我们最近完成的“G20关于气候政策的背景说明”中,我们详细介绍了未来5到10年所需的政策和极其重要的投资资金,以便通过有利增长的方式在2050年之前实现净零排放。该战略包括 三项主要内容:碳定价、绿色投资计划,以及公平的过渡措施。

碳价格: 碳定价可以采取碳税或碳排放权交易体系的形式(或部门层面的监管等同等措施),是脱碳战略的关键要素。仅仅通过绿色投资和研发支持可能无法在本世纪中叶实现净零排放。碳定价可以通过增加高碳能源的成本,向更清洁燃料转变,同时提升能源的效率。而如果仅增加清洁能源的供应,则往往会降低能源成本,无法对能源效率产生类似碳定价的刺激作用,导致实现净零排放目标更加困难。

我们通过分析发现,如果将推出碳定价的时间推迟10年,则在本世纪中叶很可能会与净零排放的目标相差甚远——这是因为如果在10年后才推出碳定价的话,届时所需的价格将高得无法实施。与迅速采取碳定价行动相比,推迟实施碳定价将导致气温上升,并很可能对气候和经济造成不可逆的损害。IMF工作人员最近提议,在碳排放大国之间达成一项最低碳价协议,并依据各国的发展水平确定不同的碳价。该协议可推动各国实施碳定价,因为它将帮助消除各国关于单边行动可能导致能源密集型和贸易敞口较高部门的企业丧失竞争力的担忧,也将避免有关国家将生产转移至碳价较低的国家。

绿色投资 :绿色投资对于向低碳经济转型和支持碳定价至关重要。要想从根本上实现能源系统转型,就需要扩大投资规模,为化石燃料转向可再生能源提供资金,为智能电网、能效措施,以及交通、建筑及工业等部门的电气化提供资金。这一转型需要大量投资。例如,如果电动汽车充电站更加普及,购买新车的人可能更愿意购买电动汽车,而不是燃油汽车。研发投资也很关键,因为要实现向净零排放过渡,需要在低碳技术方面进一步取得进展。

在许多部门,虽然减排可能导致新建基础设施的前期投入增加,但由于燃料消耗减少,其会降低经常性费用。例如,虽然为农村水泵安装太阳能电池板在初期需要一笔投资,但太阳能是免费的。提高能效的投资也遵循类似的规律。因此,投资呈现单峰型,未来20年会逐渐增加,达到峰值后降至近期的历史水平。

据估计,未来十年全球还需要 6 万亿至 10 万亿美元的公共和私人投资,用以减缓气候变化。 这一数额相当于每年全球GDP的6-10%。

国际能源署的数据估计,全球平均约30%的额外投资预计将来自公共资源——累计占2021年至2030年这十年年度GDP的2%-3%。其余的70%资金将来自私人部门。

在公共资源方面,各国政府为支持疫情后复苏出台了一揽子财政措施,它们是投资低碳经济转型的一个独一无二的机会。在我们实现经济复苏后,各国政府也应朝着更全面的绿色预算编制制度迈进,审查预算提供的“棕色”和“绿色”激励,并推动绿色预算与国家自主贡献和《巴黎协定》目标保持一致。

各国政府还可以通过优化投资框架、搭建银行担保项目渠道,以及有效利用国际公共融资的方式降低感知风险,拉低资本成本(后者,尤其是在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帮助从私人部门筹集资金。金融部门出台的要求,如气候相关风险披露、建立共同的绿色和棕色资产分类体系等,对引导资金进入可持续投资也至关重要。

公平的过渡:公平的过渡包括国内和国际两个层面。在国内方面,各国政府需要采取措施,帮助已经难以负担基本生活必需品的家庭支付更高的能源成本。这些措施应扩大到煤矿工人和其他依赖高碳部门谋生的工人和社区。在国际方面,发展中经济体需要获得财政支持,这些经济体在过渡时期预计会产生更高成本,但它们却几乎没有能力支付这些成本。

中国、欧盟、日本、韩国和美国等主要碳排放大户已做出承诺,将在本世纪中叶实现净零排放。这会减少全球很大一部分碳排放,同时也为其他国家提供了更容易效仿且更负担得起的技术和政策方案。尽管如此,如果没有制定全球气候政策,随着人口和收入的增长,如今的碳排放小国也将成长为明天的碳排放大国。这些国家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冲击更大,但由于能源需求快速上升且绿色投资预算的空间被压缩,这些国家更难承担过渡成本。

气候融资——也即为发展中经济体的减排投资提供资金——将有助于更公平地分担负担,帮助全球经济实现净零排放目标。许多发展中经济体已准备好在获得气候融资的情况下提高国家自主贡献(NDC)。由于全世界减排成本最低的一些机会位于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确保充分利用这些机会将符合全球的利益。


作者:IMF经济学家

公众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zMDU0MzM5Ng==&mid=2247485889&idx=1&sn=addc39067a54b41201668d630848b7d0&chksm=e8b0908adfc7199c0c97591e762d788aac4410d08bf5fab3ccf840a6e218b48773bb6bb8241d&scene=0&xtrack=1#rd

发布时间:2021-07-23 08:00:0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