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科技每日推送_被诅咒的东京奥运会:自杀,歧视,腐败

科技每日推送_被诅咒的东京奥运会:自杀,歧视,腐败

由尼飞发表于2021-07-22 19:02:01

如果世上有一个没有新冠疫情的平行宇宙,东京奥组委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去那里。

这一届奥运会“受到诅咒”颇有历史渊源,去年宣布延期前,日本大臣麻生太郎说过奥运会每四十年就出一次事,1940年的东京奥运会因二战取消,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也状况频出,同样四十年后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又遇到危机。

明天,7月23日,东京奥运会就要开幕,比赛事更戏剧性的现实持续了一年多,让我们回顾一下这届史上最难的奥运会吧。

圣火、疫苗、亏损


要说这一届东京奥运会有多倒霉,麻烦事有多少,要从一波三折的圣火传递说起。

去年从希腊接到圣火后,先因为新冠疫情而封存火种,然而在日本境内重启第一天,就发生了两次火炬熄灭的尴尬场面。

图片来自:朝日新闻

今年3月25日,东京奥组委将尘封一年的奥运火种解封,在曾发生核泄漏事故的福岛重新亮相,此后的火炬活动仿佛在传递不幸,4月份传到香川县,一名警察感染新冠病毒,火炬到达鹿儿岛县,六名市政厅工作人员确诊。

此后,大阪府、福冈县、岛根县接连取消火炬传递,7月9日,火炬终于抵达东京,开始最后14天的传递,为了防止新冠病毒传播,还改成了闭门圣火交接,仅火炬手和工作人员参加。


与圣火传递同时进行的,还有日本反复的疫情形势和缓慢的疫苗接种。

7月8日,东京再次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时间持续到8月22日,这是东京都第四次进入紧急状态,覆盖整个奥运期间。

在这一波疫情中,最麻烦是传染性极强的“德尔塔”变异毒株变成日本主要的感染源,京都大学传染病专家Hiroshi Nishiura表示,到东京奥运会开幕的7月23日,“德尔塔”变异毒株感染病例将占到日本新增确诊病例的70%。

7月13日奥运村开村,但日本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近2400人,奥运会开幕日益临近,东京疫情依然严峻。东京都19日当地增加727例确诊病例,虽然6天来首次低于1000例,但与12日相比仍然增加了225人。

因为日本的疫苗接种率太低了。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数据,截至7月12日,日本国内一共接种了近6200万剂次的新冠病毒疫苗,接种率为30.3%,仅18.5%的民众完成全程接种。


尽管日本首相菅义伟提出了“每天接种100万剂”的目标,以确保在7月底前为全国大部分老年人口能打上第二支疫苗,希望在奥运会开幕前将整体接种率提高到40%。

但疫苗接种速度如此缓慢,让很多人担心,来自全球200多个国家的数万名运动员,会不会把东京变成一场全球病毒交流会,超级培养皿,诞生新的超级病毒?

有反对者还讽刺地说:“如果东京奥运会引发了一种危险病毒,那么接下来 100 年它会被叫作‘东京奥运会病毒’。”

防疫困难大,医疗系统压力大,不少名人纷纷站出来反对奥运会举行,曾经推动奥运纪念碑建设的日本网球明星锦织圭,对能否顺利举办奥运会产生怀疑。零售网站乐天的创始人三木谷浩史说得更直接,他说举办东京奥运会是一项“自杀式的任务”。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来自塞尔维亚代表团的一名赛艇运动员7月4日在入境检测时发现感染新冠病毒。6月抵达的乌干达代表团中,2名成员在机场筛查过程中被检测出已感染新冠病毒。根据东京奥组委,截至7月19日,已有58名奥运会相关人员感染新冠病毒。

受疫情影响,参加本届奥运会的各国人员数量已从18万减半至9万人,运动员大约15000人,但来自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团都将于近期入境日本,给日本防疫带去巨大压力。

软银总裁孙正义也在Twitter上表达了担忧。


孙正义说:“国际奥委会(IOC)有权决定举办吗?传闻取消会有巨额处罚,但来自全球200个国家的10万名奥运运动员及相关人士来到日本,疫苗延误,变异株蔓延,考虑逝去的生命,紧急状态下的补贴,日本GDP下降,以及民众的耐心,我想我们会失去更大的东西。”

外界认为巨额处罚和亏损是东京奥组委不肯取消奥运会的主要原因。

首先,如果违反和IOC的《主办城市合同》,将可能面临国际奥委会的索赔。据日本立教大学法学院教授、律师早川吉尚估算,这笔赔偿额可能超过57亿美元,甚至高达90亿美元。

其次,按照东京去年奥组委公布的数据,延期前东京奥运会的举办经费为1.3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80亿),其中东京奥组委负担6030亿日元,东京都负担5970亿日元,日本政府负担1500亿日元。

疫情延期后,雪上加霜,又产生了一笔高达2940亿日元的延期费与疫情应对费。

面对如此巨额的投入,日本不仅难以借此盈利,反而可能面临亏本的窘境。

今年3月,东京奥组委宣布,海外观众将不被允许进入日本观看奥运会和残奥会比赛。这一决定直接将酒店、餐饮和交通行业所期待的奥运效应清零,预计将造成13.8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除此之外,日本政府、东京都、东京奥组委、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7月8日举行五方磋商,正式决定东京都内所有比赛空场举办。

据Temple大学东京校区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杰夫·金斯顿(Jeff Kingston)分析,无观众比赛会导致日本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4万亿日元(约合1490亿元人民币)。

此外还有各种企业赞助费、电视转播费,一旦取消都得退回去。

据国际奥委会公开的账单,东京奥运会的日本境内赞助商共分为三级,包括15家金牌合作伙伴、32家官方合作伙伴、19家官方支持商,累计赞助总额超过33亿美元。

日本现在的情况,举办奥运会肯定要赔本,取消奥运会,亏损将更加严重,两相比较之下,说不好举办奥运会亏损会小一些。

东京奥组委也是左右为难,只希望当奥运会能顺利开幕,届时比赛激情和热情能减轻人们的焦虑和担心。乐观一点想,用日本首相菅义伟的话说,东京奥运会将证明“人类能够战胜新冠病毒”。

歧视、腐败、不公正


在疫情爆发前,日本民众关于“奥运遗产”的讨论十分热烈。

当时的专家们预测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解决日本各地长期存在的问题,比如东日本大地震灾区的重建,还有超过2000万人来日本看到东京展示的日本传统文化……

而今,几乎看不到专家们再如此乐观地预测奥运之后国家的未来。

作为奥运主会场新国立竞技场的设计师、日本知名建筑师隈研吾就很客套:“作为新冠疫情后的一个象征,如果(国立竞技场)能成为向现代社会展示可持续发展的建筑物,我会非常高兴。”

一场能给整个国家带来信心的奥运会越来越罕见——无论是雅典奥运会还是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不但未给停滞不前的主办国带来希望,反而将其进一步拖向深渊。

以里约奥运会为例,投入了200亿,却只收回了116亿,负债80多亿。而且重金修建的比赛场馆赛后大多数被废弃,民众十分不满。

图片来自:澎湃真数

甚至没有多少城市再愿意接这个烫手山芋,2024年奥运会的申办城市只有巴黎和洛杉矶,国际奥组委顺便将2028年的份分配给洛杉矶,没有竞争者,可以说奥运会的热度已经消失殆尽,

回顾这过去一年的日本,新冠病毒更像一条导火索,揭开我们在影视文化作品和游客看不到的那一面。

这届“被诅咒的奥运会”丑闻不断,2021年2月初,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发表涉嫌歧视女性的不当言论。

在日本奥委会临时评议员会上,森喜朗公开宣称:“很多女性参加理事会的话,很耗时间。”他还举例说,“女性的竞争意识很强,一个人举手发言,其他人都想发言,那么所需时间就要翻倍。”

之后在2月12日,森喜朗宣布辞去奥组委主席职务。一周后,前日本奥运大臣桥本圣子被任命为东京奥组委主席。

森喜朗,图片来自:Olympics

一个月之后,东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总导演佐佐木宏因为对女艺人渡边直美发表侮辱性言论,在3月18日宣布辞职。

6月7日,日本奥委会会计部长森谷靖跳轨自杀,原因不明。他的死亡被认为与东京奥运会“黑暗资金链”有关。

在森谷靖自杀前两周,日本新闻网(JNN)在一档电视节目率先曝光了“黑暗资金链”。

5月26日,日本在野党指责东京奥组委将部分广告业务承包给日本电通公司,总额大约为35万亿日元。其中,场地管理费高达3.5万亿日元,每天每人的人工费为35万日元,都远超正常的市场报价。

即使没有新冠病毒,强烈反对奥运会举办的还有一个日本草根组织——“反五轮之会”(反五輪の会,意为“反奥运之会”),成员由原本居住在主场馆选址——明治公园的流浪汉们,以及受奥运会影响而“强拆“的居民们组成。

图片来自:朝日新闻

他们抗议奥运会已经长达8年,用各种方式——艺术展、Party音乐会、游行示威,在街头开展各种反奥运活动。

他们会围着国际奥委会(IOC)主席巴赫,拿着扩音喇叭大喊“取消奥运会”,还有十多名抗议者用英语随声附和:“我们不需要奥运会!你毁了我们的城市,我们的生活!”

五年来,这个组织不断扩大,各路学者、专家加入,奥运会延期以后,成员们反奥的信念更是进一步加强。

该组织的创始人小川Tetsuo接受采访称“新冠的流行让奥运会的问题变得更加严重,本该用于完善医疗体质、治疗新冠患者,以及用于其他人力物力的资源,现在全部都转移到了奥运会上,这就是奥运会的阴暗,我们普通人的生命和生活正在被忽视。”

除了财政问题,伴随奥运会而来的是性别歧视,政治腐败,对弱势群体的不公正待遇……到底,举办奥运会的意义是什么?

我们还需要奥运会吗?


时间回到1964年10月10日,这是第18届奥运会开幕的日子。
 
当天下午2时,日本裕仁天皇宣布奥运会开幕,在1945年广岛被原子弹袭击日出生的坂井义则在开幕式上点燃主火炬,表明了日本希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重建家园的决心。

1964年,坂井义则点燃主火炬。图片来自:Olympics

因为那届东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日本的基础建设跟了上来——新干线、体育场,催化了日本的经济腾飞,可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如今的日本,经过“失落的20年”后,被认为是一个深陷少子化老龄化、经济长期低迷、首相频繁更迭的失意国家,整个国家看起来毫无活力和动力。

东京奥组委希望能借奥运会扭转这种“刻板印象”,向国际民众展现日本现代社会的富足、发达、活力的样子。

曾经奥运会是一场全球盛宴,奥运五环代表五大洲,象征五大洲之间的团结,全球运动员以友好、公平和坦率的精神在比赛场上较量,每届奥运会的主题曲,歌词都是“不分国界、不分肤色、再创佳绩”、“手牵手”等话语。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给很多人,包括我,第一次了解到奥运精神,体育运动促进不同民族文化的人互相了解,宣扬人道精神、促进世界和平。

体育赛事的戏剧性和荣誉感令人激动,但举办奥运会不能与此画上等号。

从巴西奥运会开始,民众开始发现举办奥运会只带来了被遗弃的设施和腐败,国际奥委会引发的负面情绪远远多于正面情绪,公众发现,国际奥委会只关心它自己,对帮助主办城市缺乏兴趣。

美国《华盛顿日报》的体育专栏作家萨丽·詹金斯(Sally Jenkins)公开批评国际奥委会是“腐败的金库”,他们有意鼓励超支,要求主办方满足一切标准,把成本和募资推得一干二净,却要拿走大部分收入。

“当奥运会可以被粉饰为国际旅游的收入来源时,也许一些支出是合理的,但现在,日本人民所付出的代价比经济上的要沉重得多。”她说。

即便专注到赛事,这届比赛的公平公正从规则上就得不到保证——自从5月东京奥运资格赛陆续开始,东京奥组委就一直被指责“苛待”海外运动员。

日本也对印度及邻国的运动员采取严厉的防感染措施:除了在出国前7天、入境日本后进行核酸检测,他们只能在奥运开始前5天入境,还必须在指定地点隔离3天后才能入住奥运村。

根据印度《第一邮报》的报道,和其他国家的选手一样,所有的印度代表都已接种疫苗,也严格实施入境日本前七天每天核酸检测的规定。

印度奥组委向东京奥组委发出了抗议信,信中指出这项规定是“不公平的、有歧视性的”:“3天足以让球员达到巅峰状态,花在隔离上将非常浪费,这对印度运动员非常不公平。”

加拿大代表团入住奥运村,需接受检查。图片来自:路透社

同时,紧迫的备赛时间与难以控制的疫情,也直接导致不少选手选择退赛,失去了在运动巅峰期上台竞技的机会。

与处处被限制的外国选手不同,日本选手却能够像往常一样在设备齐全的环境中进行练习。还有环境和观众的影响,7月的东京温度高湿度大,海外选手一时难以适应。且因为没有外国观众,场上或许只有日本选手能听到应援声。

奥运村食堂 图片来自:CFP

不间断的丑闻,不允许观众入场,不公平的规则,这届奥运会对东京市民而言也没有什么意义。

东京人山田在接受采访时说,他没想过过奥运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何种改变:“奥运会和我们个人生活并没有太大联系,我也不会因为东京举办了奥运会而感到自豪,短暂的赛事更像是一场祭祀活动。”

在更多人看来,奥运会已经变成可看不看的一场体育赛事,可能还会关心一下金牌榜的情况和看一些精彩集锦。

随着疫苗接种得到普及,或许东京会在今年年底恢复到以往的状态,全球其他地区也会渐渐回到正规,在疫情后重建,到那时,当人们谈起这场曾经寄托了复兴和希望的奥运会,心里会浮起什么样的关键词呢?


参考资料:
为什么申办奥运会遇冷?
最盼着奥运会取消的,是日本人自己
“非常”赛事 | 日本奥运之“难”
奥运杀死穷人?东京流浪汉反奥运的八年
八成民众反对,日本政府为何坚持“疫中办奥”?
史上最不公平奥运?东道主选手占尽优势,奥运贵族东京畅享特权
奥运风波再起:日本奥委会会计部长自杀,1万名奥运会志愿者退出服务!

作者:尼飞

公众号:科技每日推送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zAwNzMyMA==&mid=2659872380&idx=1&sn=381be08726da8653862c010c91c5f3c9&chksm=bd9e54cb8ae9ddddc128742adaf671c5a4e26b6a262c1988f730cdabe6136c52b9c78fe489b7&scene=0&xtrack=1#rd

发布时间:2021-07-22 19:02:01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