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恩施发布_绝密地空导弹543部队揭秘!恩施老兵立下一等军功,代号233!

恩施发布_绝密地空导弹543部队揭秘!恩施老兵立下一等军功,代号233!

由知恩发表于2021-07-06 09:40:04

-点击蓝字 ↑【恩施发布】关注我-

代号233,隐秘的忠诚

——记绝密543部队恩施老兵董先礼



他是一名战功赫赫的绝密部队老兵。

他曾参与击落3架侵犯我领空的U-2高空侦察机。

他曾接受许世友将军亲自颁发的一等军功证书。

儿女们知道他参过军,但从未听父亲讲过那段惊心动魄的往事。

邻居们知道他的名字,但未曾想电视剧《绝密543》里那个小个子原型就在他们身边……


若不是6月29日
恩施州委书记胡超文慰问退役军人
在他家中和他促膝相谈
讲起那段隐秘而辉煌的岁月
他还会把自己“隐藏”下去

这些故事,他深藏心底50多年

他叫董先礼

中国第一支地空导弹部队

二营一连战士

代 号 2 3 3



建 功

击落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

U-2高空侦察机


“部件三发,间隔六秒,放,放,放!”1963年11月1日,江西上饶,伴随果断的发射指令,3枚导弹相继从二营营帐上空呼啸而过,直奔2万多米高空的一个“小黑点”——那是一架窜入我领空的U-2高空侦察机。

几秒钟后,“小黑点”在巨大的爆炸声中被撕碎,不可一世的U-2高空侦察机被干掉!

董先礼在这场战斗中荣立一等功,他是一号战勤班的无线电通信兵,负责追踪敌机方位,为火控雷达提供精准坐标。

董先礼荣立一等功证书

当时,近方雷达侦测到敌机向我方驶来,部队进入一级战斗状态,董先礼迅速捕捉到敌机坐标,为导弹提供了精准定位。

那场战斗在董先礼记忆里十分清晰,即使那一天距离现在已经58年。

“导弹打出去后,短时间内不知道是否命中,营帐里静寂无声,大家都紧张地等待。”说到这儿,董先礼沉默了几分钟,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惊心动魄的时刻。

“随后传来消息说打中了,我们又蹦又跳,相拥而泣。”董先礼说。

那场看似仅仅几秒的战斗,其实并不简单。那天之前,部队南征北战,布控了3个月,始终没有发现敌机。后来接到命令转战上饶,才把U-2高空侦察机逮个正着。

这并不是董先礼第一次立功。在此前的1962年9月9日,江西南昌,董先礼和战友们抓住战机,发射3枚导弹,成功击落第一架U-2高空侦察机,开创地空导弹“揍”高空侦察机的先河,震惊全球。

董先礼荣立二等功证书

这也不是董先礼最后一次立功。在此后的1964年7月7日,福建漳州,董先礼和战友们再次打下一架U-2高空侦察机。战斗结束后,营长表扬董先礼:你发挥了关键作用。”

是役,国民党空军头号飞行员李南屏被击毙。

“只要敌人敢来,我们就叫他们有来无回。”董先礼的言谈中,充满自豪。

二营捷报频传,战功显赫。1964年,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二营全体官兵,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唯一一次成整建制接见一支部队。二营也被国防部授予“英雄营”荣誉称号。


入 伍

沿着英雄的脚步踏入军营


为什么打下U-2高空侦察机,能让当时的中国如此振奋?这源自一段被董先礼称为”欺负人”的历史——

有“外星人制造”之称的U-2高空侦察机,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秘密武器”,不仅具备极强的高空飞行能力,还配备有全自动侦察相机,安装了合成孔径雷达,能探测到地面以下的军用设施,被U-2高空侦察机侦察过的国家,都视其为心头大患。

1958年之前,敌军屡次派U-2高空侦察机窜入我领空进行秘密侦察。

敌人的U-2高空侦察机能飞到2万多米的高空,而我军装备的米格-19战机,最高飞行高度是17900米,根本无法将其击落。由于装备落后,一段时期内,我军对窜入领空的敌机束手无策。

为扭转被动局面,1958年10月,我军秘密组建了首支地空导弹部队,代号543,并从苏联引进萨姆-II导弹,誓要捍卫祖国领空。

1960年,入伍不久的董先礼在北京留影

1959年11月,董先礼应征入伍,加入的就是543部队的二营,那年他刚满17岁。

小时候,家住恩施市红土乡天落水村的董先礼和小伙伴们,就经常往返几十里路去邻村“追”电影,最爱看的就是战斗故事片,看见战士们勇敢保护乡亲,打跑敌人就激动。

当兵的种子在董先礼幼小的心里发芽。17岁时,他如愿以偿应征入伍,只是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加入了绝密部队,更不知道他将以何种方式报效祖国。

入伍之后经过秘密特训,董先礼和战友们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他们不知道是哪儿,也不知道具体执行什么任务,只知道部队代号543,而董先礼的姓名也被3个数字代替,即代号233


苦 练

“肚皮当黑板”,白天学、晚上练


养兵千日,用兵3秒。

敌军在第一次战败后,为U-2高空侦察机安装了雷达预警系统,能第一时间预警我方雷达并及时躲避。为应对这个新战情,二营营长岳振华开创了“近快战法”,即等敌机进入我方攻击范围38公里之内时,才打开雷达,确保敌人即使接到了预警,也没有时间逃脱。

但对于董先礼和战友们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战斗任务:雷达打开后的一系列操作,全营要在8秒内配合完成,留给董先礼的时间,只有3秒。

越是艰难越向前。为了这3秒,董先礼拼尽了全力。

“刚入伍时,我个子小、身体弱,连出操都很吃力,但无论训练多难,我都拿出山里人那股拼劲、狠劲、憨劲,挺过去、扛过去,绝不掉队。”董先礼回忆说。

而这个来自山区、只有小学文化水平的少年面对的最大挑战,是还要学习俄语、英语和无线电知识,甚至要学会维修设备。

“我满脑子就只想着一定要进入一号战勤班。”董先礼说,这是一支淘汰率很高的部队,从受训到进入部队,不断有战友被淘汰,只有最优秀的士兵,才能进入一号战勤班,直接参与作战。

每当夜深人静,战友们都睡后,董先礼还在用肚皮当黑板,拿手指在肚皮上一遍又一遍默写白天学习的外语字母、组合密码、勤务符号……

沉重、密闭的军用耳机每天都要与董先礼的耳朵“亲密接触”4个小时以上,每次只要超过两小时,取下耳机,就能倒出一捧汗水来。

除了吃饭、睡觉,董先礼每天都在不断苦练强干扰条件下,从收信机上快速找准谐振点的技能……

董先礼荣获二级技术能手奖状

“我们的坐标信息必须100%准确,差一点都不行。如果火控雷达打开,但信号还没送到,我们就是罪人。”

越是困苦越坚毅。为了这3秒,董先礼历经了磨难。

寒冬腊月,北方营地里的水管被冻住,烧喷灯融化出的水,依然冷得刺骨。

上饶之战,固定雷达天线的铁索突然断裂,他们与死亡仅仅一步之遥。

设伏漳州,毒蜈蚣爬进裤筒,坚强的男儿也痛得在地上打滚……

没人知道,这短短3秒背后,董先礼和战友们经历了什么,这群承载着捍卫祖国领空尊严的战士,在与世隔绝的营区,凭着敢打敢拼、智勇双全的战斗精神,攻坚克难,时刻准备着在空中和敌人交锋……

这3秒,董先礼练成了。

他从一个山里来的毛孩子,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地空导弹部队无线电通信兵,成功进入一号战勤班并当上班长。

董先礼在部队服役期间留影

常年南征北战,在恶劣的环境下露营,董先礼的脚趾因长期浸泡肿烂感染,留下后遗症至今不敢穿凉鞋。常年佩戴耳机,让董先礼患上了耳疾,退役后右耳失去了听力。

“和祖国的安宁相比,都是小事。”董先礼对一切艰苦的磨炼,都不以为意。“我一个小学文化的山里孩子,能走到今天,是党和国家培养了我。”


本 色

把部队的好传统保持一生


董先礼是一位老兵,也是一名老党员。1965年3月,南征北战多年的董先礼到了和部队告别的时刻。当时他的选择有很多,西北某导弹基地、某大城市贸易部门……


但董先礼选择回到家乡,他想用自己在部队所学,为家乡尽一份力。


退伍时董先礼与战友合影


在部队养成的勤学苦练习惯,董先礼保持了一辈子。退役后,他先后在恩施县人民广播站、无线电厂和恩施市广播局工作,每到一处,他都能通过学习快速适应岗位,深受组织信任,工作期间,证书、奖状拿了一大摞。


几十年里,他上过山、下过乡,架过天线,修过设备……


几十年里,他从未向组织表露过自己的功绩,更未曾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在市广播局副局长岗位上时,亲戚们想通过他找关系进单位端上“铁饭碗”,但都被他婉拒。


“亲戚们当时有过怨言,但现在已经能够理解。我和妹妹的工作都是靠自己争取,他没帮过一点忙。这种习惯也延伸到了小辈身上,我们都要求子女靠自己的努力去成长。”董先礼的儿子董祖斌如是说。


“工作要做到什么程度?别人会做的,没我做得好,别人做得好的,没我做得精!”儿媳孙荣说,父亲留给她印象最深的,就是这句话。她说,父亲一直教导孩子们要认真学习、努力工作,对家里每个人的影响都很大。


接到任务说要下乡装有线广播,他二话不说,扛起电线就赶往恩施县三岔乡。这一离家,就是半年。


单位宿舍不够,他默默在窗户下搭铺安置,没有一句怨言。


单位需要派驻村工作队,他又是第一个报名。为做通老百姓的工作,他连夜赶山路,晚上10点才吃上一口热饭。


为解决老百姓不愿种烟草的问题,他蹲点在烟草站监督收购,硬是让老百姓的烟草卖上了好价钱。


董先礼的书房里,珍藏着一个厚厚的笔记本,笔记密密麻麻但字迹工整,保存得十分完好。


董先礼说,那是部队教给他的知识和本领,他这一生都受益于部队。


年华老去,唯本色不改。


董先礼的书房里,珍藏着一个厚厚的笔记本,笔记密密麻麻但字迹工整,保存得十分完好。


董先礼说,那是部队教给他的知识和本领,他这一生都受益于部队。


年华老去,唯本色不改。


忠 诚

军队的秘密,他保守了50多年


543部队的第一条纪律,就是保密。


1959年,17岁的董先礼从入伍的第一天起,就开启了“不能说”的日子:不能说自己部队的代号,不能说自己的身份,不能说执行的任务……


“退役前,营长说,不能泄露部队的任何秘密。他没说这些秘密要守多久,那我就一直守下去。”董先礼严守“保密”的铁律,这一守,就是半个多世纪。


“我常常回想起在部队的岁月,想念我的战友,我甚至还记得当时的发报频率,四下无人的时候,我就悄悄在腿上敲。”董先礼说。


1960年5月,董先礼与战友在北京留影


“他现在还经常有事儿没事儿在肚皮上画画呢,也不知道画的些啥!”董先礼的老伴儿笑着说。


“但我绝对从没跟人说起过。”董老正色道。


士兵的忠诚,时间可以作证。


543部队?不存在,在外执行任务,他们穿的都是石油勘探队的工作服。


董先礼?不存在,543部队里,只有一位代号233的士兵。


服役5年,董先礼写给父母的信往往只有6个字:“我很好,请保重。”


退役之后,他把立功证书藏在箱底,从未向世人说起。


直到2018年恩施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成立,工作人员上门登记时,才知道这位退休的老干部,曾立下过赫赫战功。


但即使在那一刻,董先礼也没告诉他们,这些立功证书背后的秘密。


董先礼很少拿出自己的立功证书


当尘封的立功证书被打开时,儿女们发现,一等军功证书上,父亲的名字被写成了“董现礼”,二级技术能手证书上,父亲的名字被写成了“董贤礼”。面对儿女们的疑问,董先礼淡然一笑,解释说,当时是电话报功,难免出现错字,我和战友们知道就行了。


“他从没告诉过我他是个英雄,只知道他当过兵。”董先礼的老伴儿说,“以前他乘坐交通工具常常一句话都不说,现在终于明白了是为什么。”


沉默,已经成为董先礼的习惯。


“一个普通人。”这是董祖斌对父亲的评价。“父亲从未对我们说起过自己立功的事。搬家时我们翻过他的箱子,发现有证书,没来得及细看,父亲又马上锁了起来。”


“当我第一次得知父亲的功绩时,我有一瞬间的震惊但更多的是钦佩,父亲是一个平凡的人,支撑着我们朴实幸福的家,我知道他从来没有想过一定要去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他只是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干好自己份内的事,为祖国做贡献。”


董先礼的女儿董静说这段话的时候,眼眶湿润。


“若不是你们来采访,我们都不知道老英雄就在我们身边。我们知道他当过兵,也问过他的部队经历,但老人只字不提。”恩施市小渡船街道办事处机场路社区大党委书记朱云说,老英雄住在我们社区,平时的接触中,他话不多,但很和气。


“央视军事频道是我最爱看的。还有,每次阅兵,我都要反复看。”退役50多年,董先礼依然关注国防建设,聊起国内的先进武器,“红旗”“东风”等各式导弹,他如数家珍。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科技强军,讲得太好了!当年我们干掉U-2,靠的就是科技!”董先礼说,“现在我们国家科技实力和军事实力都更强了,外敌不敢来犯,我非常高兴。”



窗边,晚霞如火

注视远方

董先礼自言自语


如果有机会,我还想见见我的老战友们。


记者:

向磊 杜瑞芳 梅珂 曾伟 赵映雪 刘慎宏 杜磊


图片:

谭维、杜磊摄 / 受访人授权发布


来源:原创


编辑|梅 珂

审核刘慎宏、岳琴

签发|周志宏


更多精彩请扫二维码下载
“恩施日报·知恩”客户端

作者:知恩

公众号:恩施发布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NjAxMDA4NA==&mid=2649433108&idx=1&sn=e4eeeca81e9933f15f910eeb056be0ab&chksm=87d0b59fb0a73c896b7a82d38a1c9c46c7542bff765908986358407613546346eb61e8cf5ed3&scene=0&xtrack=1#rd

发布时间:2021-07-06 09:40:0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