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兽医发布_流行病学乌拉圭牛地方流行性白血病传入风险分析

中国兽医发布_流行病学乌拉圭牛地方流行性白血病传入风险分析

由牛文博等发表于2021-07-14 17:10:26


摘要:为评估乌拉圭牛地方流行性白血病(enzootic bovine leukosis,EBL)传入我国的风险,根据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传入风险分析基本原理,从入境评估、暴露评估及后果评估三方面,对从乌拉圭传入EBL的风险进行分析。结果显示:从乌拉圭进口活牛、牛精液/胚胎、牛乳制品传入释放牛白血病病毒(bovine leukemia virus,BLV)的风险为“低”,暴露风险为“轻微”,传入后果为“中”,综合评估为“非常低”。根据评估结果,建议采取进口前追溯进口牛原牛场3年内EBL流行史,严格执行产地预检,进行临床检查和兽医卫生条件检查,进口后隔离检疫等风险管理措施,以有效控制EBL的传入。
目前,国际贸易往来日益频繁,国内供给侧对进口活动物、优良种畜的需求持续旺盛,这增加了动物疫病广泛传播和流行的风险。我国正在构建一个立足国情,遵循国际规则,以风险管理为基础、检疫技术为支撑的进口动物检疫管理体系。进口动物境外预检工作,对于保护我国畜牧业生产安全、改良牲畜品种、提高牲畜生产性能、保护人民生命健康、促进外贸经济发展等意义重大。2017年,我国共检疫进口奶牛149 897头,淘汰不合格奶牛44 894头,总体淘汰率为29.95%。从不同检疫环节上看,境外农场检疫淘汰奶牛31 487头,境外隔离检疫淘汰奶牛12 748头,国内隔离检疫淘汰奶牛659头。通过境外农场及隔离场检疫,98%以上的不合格动物被挡在国门之外。
乌拉圭是我国进口种畜的南美大国之一。根据议定书要求,乌拉圭输华奶牛需检疫口蹄疫(FMD)、布鲁氏菌病(brucelliasis)、牛结核(TB)、牛地方流行性白血病(EBL)、副结核(JD)、牛病毒性腹泻(BVD)等动物疫病。根据近年来乌拉圭输华牛检测数据可知,EBL是检出数最多的疫病。李志荣在一批乌拉圭进口奶牛的境外预检中,发现该批牛初选13 162头,农场检疫EBL阳性率达18.25%,隔离场检疫阳性率为2.18%,EBL阳性率明显高于其他疫病。
EBL是由牛白血病病毒(bovine leukemia virus,BLV)感染引起的以淋巴样细胞恶性增生、进行性恶病质和全身淋巴肿大为特征的牛慢性、接触传染性肿瘤疾病。EBL分布极为广泛,几乎遍及全世界养牛国家,在东欧、北美、南美以及亚洲部分地区常见流行,不同国家EBL的流行情况各不相同。有报道显示,在南美地区,哥伦比亚、智利和乌拉圭等国家养殖牛的EBL个体阳性率达34.0%~50.0%,群体阳性率可达84.0%,阿根廷和巴西规模化养殖牛的EBL个体阳性率分别达到32.8%和50.0%。对于EBL目前尚无治疗方法,也无适用的疫苗。
本研究从入境评估、暴露评估和后果评估三方面,对从乌拉圭传入EBL风险进行分析,并提出相应的风险管理措施以及乌拉圭进口牛检疫程序和要求的建议,以期为出入境动物检疫部门的活牛及其产品的进口检疫提供借鉴。

风险评估概论

通过入境评估、暴露评估和后果评估,综合确定进口活牛、牛肉、牛精液/胚胎、牛乳制品传入EBL的风险。评估采用定性评估模式,使用“高”“中”“低”等术语(表1)。先对入境评估和暴露评估按照图1进行评价,再将评估结果与后果评估按图2进行综合评价,最后做出综合评估结论。

入境评估

生物学因素
入境评估的生物学因素主要考虑病原特征、易感动物群体、传播途径及临床症状等因素。
BLV属于反转录病毒科、肿瘤病毒亚科、δ反转录病毒属,具有独特的抗原性。由包膜基因(env)编码的囊膜糖蛋白对病毒生命周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并且是中和抗体的主要靶标。基于env的遗传多样性研究表明,目前世界范围内已分离到10种BLV基因型。但不同毒株间无明显抗原性差异,且病毒不含变异株。BLV对外界抵抗力较差,对温度和有机溶剂等敏感,常规处理均可被杀灭。自然感染仅发生于牛、绵羊和水豚,其他动物只在实验条件下可获得感染并产生抗体。BLV可发生水平传播和垂直传播。易感动物的感染均源自带毒红细胞的转移。医源性感染是水平传播的主要原因,吸血昆虫可作为媒介生物传播BLV。感染牛后代患病概率增高表明,感染活牛尤其是隐性感染带毒牛是垂直传播的主要来源,具有潜在传入风险。由于出口活牛在进入隔离场前需要进行验孕程序,因此杜绝了怀孕母牛的出口,从而大大降低了垂直传播EBL的风险。EBL平均潜伏期较长,除少数急性病例突然死亡外,多数呈隐性感染或症状不明显。
综上分析,入境评估的生物学因素风险为“可接受”。
国家因素
入境评估的国家因素主要分析乌拉圭EBL流行史、诊断及防控措施、输入牛预检情况,以及乌拉圭牛群规模、官方防控体系和支撑条件等因素。
OIE官方网站数据显示:2005—2019年,乌拉圭每年均有牛EBL通报,但无大规模疫情暴发。2015年至今,乌拉圭每年上报新增EBL病例10~20例,死亡不足10例。2017年,乌拉圭共上报来自6个农场的19例EBL病例,其中死亡7例。
乌拉圭属发展中国家,其兽医管理水平和动物疫病防控体系相比美国、澳大利亚等畜牧业发达国家有一定差距。2017年,乌拉圭全境19个行政区域共有约4.2万个养牛农场和养殖个体,饲养牛约1 175万头。国内设有动物健康及福利、兽医公共卫生、兽医实验室、学术活动和教育、动物制药、私人兽医诊疗等机构和部门,拥有兽医专业人员共4 161人,其中官方兽医291人。乌拉圭有国家兽医参考实验室5个,其中有EBL检测官方资质的实验室2个。乌拉圭对EBL的防控主要通过边境预防,对患病牛采取疾病通报措施。目前国内无牛EBL疫苗,无官方免疫控制计划。
进口活牛输出前,在农场和隔离场检疫期间,对检出的EBL阳性牛全部进行淘汰处理,这极大降低了EBL输入风险。进口后,在国内隔离检疫期间未检出EBL阳性,说明境外预检可淘汰血清学阳性动物。乌拉圭采用ELISA方法对出口活牛进行EBL检测,虽然其敏感性、特异性和时效性较高,但检测低水平抗体时,可能出现假阴性结果。
综上分析,入境评估的国家因素风险为“低”。
商品因素
入境评估评估的商品因素主要分析我国进口乌拉圭牛及制品种类、加工影响、贮存和运输等因素。
截至目前,我国准予从乌拉圭进口的牛及制品种类有活牛、牛肉(带骨、去骨)、牛皮和牛乳制品。根据病原特点,BLV主要存在于血液淋巴细胞中,牛乳中也有存在病毒的可能。但经巴氏消毒可杀灭BLV,动物皮毛等副产品中基本不存在病毒,且BLV对外界抵抗力低,因此经牛乳制品和牛皮传入EBL的风险非常低。牛肉中可能存在一定量的血液,血液中存有大量病毒,虽BLV易被pH<4.5的酸性条件灭活,但冷却排酸后的生牛肉在18~24 h后,pH降至5.4~5.7,并不能确定是否杀灭所有病毒,因此生牛肉具有一定的EBL传入风险。进口活牛是EBL传入风险最大的进口商品品种。
BLV在环境中存活能力低,常规消毒方法即可达到杀灭效果。运输工具如车辆、轮船等,在装运牛只过程中均经过严格消毒处理,垫料、饲草等均须来自非疫区,因此通过运输工具及贮存物资传入EBL的风险极低。BLV被认为自然条件下,不能通过唾液、鼻腔分泌物、尿液及精液等传播,因此运输过程中通过牛只相互接触而发生传播的可能性极低。
综上分析,入境评估的商品因素风险为“非常低”。
小结
根据对生物学因素、国家因素和商品因素的综合分析,判定从乌拉圭进口牛及其产品的EBL入境风险为“低”。

暴露评估

生物学因素
暴露评估的生物学因素主要考虑病原特性、易感动物群体、传播途径及临床症状等因素。
EBL自然条件下一般仅在牛与牛之间流行,种间传播概率小。BLV对外界环境抵抗力低,常规检疫性消毒措施可达到预防EBL目的。输血、免疫注射以及大型吸血昆虫等生物媒介间接传播EBL风险较大,隐性带毒牛孕后可发生垂直传播,是潜在的病毒传播隐患。EBL潜伏期较长,患病牛初期症状不明显,随持续的进行性病变,症状逐渐明显,因此EBL的发现常有时间滞后性。
综上分析,暴露评估的生物学因素风险为“轻微”。
国家因素
暴露评估的国家因素主要分析我国EBL流行史、引进乌拉圭牛群规模、我国易感动物群体,以及官方技术支撑体系等因素。
截至目前,我国尚未有发生EBL大规模暴发和传播的报道。但国内EBL的存在可追溯至20世纪70年代,且在此后逐步蔓延至全国其他省市。我国是养牛大国,养殖方式多为民间散养,防疫条件有限,尽管在一些规模化养殖场中有系统的EBL监测和净化体系,但未能在全国范围内根除该病。我国每年从国外引进大量活牛。牛只进口前,须经我国派遣预检组参与产地检疫,一旦发现EBL阳性牛须全部淘汰。牛只进口后须在国内指定隔离场进行45 d的隔离检疫,检疫合格后方可放行。我国有官方指定的国家标准用于EBL的诊断和检测,无EBL疫苗和官方指定免疫计划。
综上分析,暴露评估的国家因素风险为“轻微”。
商品因素
暴露评估的商品因素主要分析我国进口乌拉圭牛及制品种类、加工影响、贮存和运输等因素。
根据BLV病原学特性,牛肉制品存在EBL传入风险,但肉类制品一般需经过腌制、干燥、蒸煮和熏烤等加工工艺,可对BLV起到杀灭作用;牛乳制品经巴氏消毒后可完全杀灭BLV;牛皮等副产品中不存在活病毒。因此,上述牛制品基本无传播EBL的风险。隐性带毒牛为EBL发生的潜在风险。BLV对外界环境抵抗力低,活牛及牛制品在贮存和运输过程中,通过运输工具和其他物资而发生EBL传播的风险极低。
综上分析,暴露评估的商品因素风险为“非常低”。
小结
根据对生物学因素、国家因素和商品因素的综合分析,判定从乌拉圭进口牛及其产品的EBL暴露风险为“轻微”。

后果评估

生物学因素
后果评估的生物学因素主要考虑疾病分类、易感动物等因素。
BLV在世界范围内不同地区和国家已分离到不同基因型,但无变异株,即使传入我国,发生BLV变异的可能性也非常小。BLV自然条件下,仅对牛易感,一旦传入我国并发生疫情,将对我国养牛业带来较大影响。
综上分析,后果评估的生物学因素风险为“中”。
国家因素
后果评估的国家因素主要分析我国易感动物群体规模、疫情防控难易程度、经济贸易影响等因素。
我国是传统的牛养殖大国,EBL易感群体数量巨大,一旦BLV传入并发生疫情,须对患病牛展开隔离、疫情监测、病畜扑杀、紧急防控等措施,并进行后续跟踪监测。根据EBL慢性持续性流行的特点,该病将对我国养牛业造成较大经济损失,同时影响我国动物及动物产品的进出口贸易带来严重。
综上分析,后果评估的国家因素风险为“中”。
商品因素
结合入境、暴露评估的商品因素分析,EBL通过牛肉制品、牛乳制品和牛皮等副产品进一步扩散的概率较小,但将对这些商品的进出口贸易和国内流通销售带来影响。因此,后果评估的商品学因素风险为“轻微”。
小结
根据对生物学因素、国家因素和商品因素的综合分析,判定从乌拉圭进口牛及其产品传入EBL的后果风险为“中”。

综合评估

根据入境、暴露和后果三个方面因素的风险评估结果,按照图1、图2评估矩阵,将从乌拉圭进口牛及其产品传入EBL的风险综合评估为“非常低”(表2)。

风险管理

根据风险评估结果,从乌拉圭进口传入EBL的风险综合评估为非常低,表明事件很不可能发生。考虑到中国、乌拉圭进出口贸易情况和贸易便利化以及疫情传入风险和潜在后果因素,建议逐步完善乌拉圭进口牛检疫程序和要求。
(1)了解进口牛原牛场牛群病史,追溯谱系,要求进口牛农场3年内没有发现EBL临床症状牛;
(2)活牛进口前,中方派遣人员严格执行产地预检,包括农场检疫和隔离场检疫,隔离检疫期不少于30 d,其间通过临床检查和实验室检测(AGID或ELISA方法)淘汰阳性牛;
(3)进口牛小于2岁,其母代牛需进行EBL检测,其血液样本在1年内未检测出阳性;
(4)进口牛输出前24h,隔离场中所有牛均须接受临床检查,并无EBL临床迹象;
(5)隔离检疫期间和运输中所用饲草、垫料等应来自EBL非疫区,并符合兽医卫生条件,运输牛的用具、车厢、船舱和机舱等应进行清洗和有效消毒;
(6)进口牛运抵后,须在指定隔离场隔离检疫45 d,并经临床和实验室检测(AGID或ELISA方法)为阴性,阳性牛应立即淘汰并扑杀;
(7)避免在吸血昆虫流行的季节进口活牛。
《乌拉圭牛地方流行性白血病传入风险分析》详情请点击“阅读原文”。

(责任编辑:侯文婷)


中国兽医发布由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主管,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主办,《中国动物检疫》编辑部承办。欢迎您积极投稿、建言献策,投稿邮箱:zgsyfb@cahec.cn,联系电话:0532-85623545。《乌拉圭牛地方流行性白血病传入风险分析》作者牛文博等9人已将本文在《中国动物检疫》2021年第5期发表。本文为原创信息,转载请标明出处:中国动物检疫。

点开二维码图片

关注中国兽医发布

点开二维码图片

关注中国动物检疫

作者:牛文博等

公众号:中国兽医发布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NzMyNzU0Mw==&mid=2650429653&idx=7&sn=785f171f400d71ebca3819df6f8e162d&chksm=83e9cc0db49e451b27cb9ce7a1a379d9729dbea93c7b739fbf497b8358d7cc3643c8db859d15&scene=0&xtrack=1#rd

发布时间:2021-07-14 17:10:26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