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个爸爸爱评测_说什么STEAM,还不是想让我多掏钱

两个爸爸爱评测_说什么STEAM,还不是想让我多掏钱

由石头爸发表于2021-07-12 06:59:00

文-石头爸

微信的推送机制改版了,不再是发送时间而是按照阅读情况来推送,这意味着你们有时候会看不到我们的推文。为了不走丢,大家可以给公众号加“星标”,每次看完文章后“在看”,谢谢大家。



最近几年,STEAM教育理念在国内特别流行。


许许多多的玩具、图书都给自己贴上了“STEAM”的标签;商城里课程销售,手里也多了一份印刷着大大的“STEAM”的报课单;教育博主的推文里,也经常提到这个先进的教育理念。


一夜之间,STEAM火了,但作为家长的我们,感受到的变化却没有预想的那么大。


语数外该学的还是要学,补习班该报的还是要报,只是以前不太care的素质课,现在看还是得报几个……


说好的打破学科界限,原来只是要我多掏钱。



我们做家长的,是最容易陷入焦虑的人群。看到别家孩子学个什么,自家孩子就也要上,而且还会有意无意对比别家的孩子。


要是自己的孩子表现不错那还没什么,如果有些差强人意,那做家长的,通常会要求孩子学出效果,学出成绩。


最后,本属于素质板块的美术课、音乐课也上出了语数外的样子:孩子呀,你得画得比楼上小米好,你得唱得比楼下小敏好。


小米和小敏的爹妈也是这么想的,得,又内卷了。


但咱学STEAM的初心不是这个呀。如果回归STEAM教育的本质,那么:


“S(科学)”“T(技术)”“E(工程)”“M(数学)”是为了从小培养孩子的思考能力、判断能力,而“A(艺术)”,则是为了培养孩子的敏锐程度、表达能力。


STEAM的全部,为了让孩子获得思想上的自由,而不是成为知识、分数的奴隶。


看到这,大家可能会觉得我要讲数理科普了,毕竟我是个工科男人。


今天,给大家一个“惊吓”,抢一天ET爸的活儿,写一篇我对“Art”里面的绘画的体验和看法,为理工科男人的浪漫代言。


学绘画就是学一门“语言”


老读者都知道,我最近在学画画。但大家肯定没想到,我给自己报了个美术兴趣班,周末和一群年轻人在画室画画。


和这些小同学聊天,也挺有意思。


勉强见人…


我也渐渐在自己的学习过程中,萌生出一些关于孩子学习美术的想法。孩子学画画,其实和学语言一样,先学“词”,再学“造句”。



   造词


石头第一次接触绘画,是在地上纸上涂涂画画,会画好多奇奇怪怪的曲线,然后指着其条丑圈,说这是爸爸。


那会我很好奇石头是瞎扯的还是认真的,觉得这个诡异的线条就是我。



第二天,确定他已经忘了之前画的爸爸。我又问他,你可以画个爸爸吗。石头点点头,又在纸上画诡异样线条的圈,和之前的基本一致。


这就是石头自创的“绘画词汇”,他在尝试用画来表达自己当下的情绪,和对事物的认知。


这个状态维持了较长的一段时间,那段时间石头会着魔一般在家里的各个地方涂鸦创作,表达自己蓬勃的情感和想象力。


当然,我没怎么管,除了跟在他屁股后面收拾残局,就是给足他创作的物料,尽量少插手。



   造句


再后来,石头开始用自己创造的绘画词汇来“造句”。


我从相册里翻出一张石头很小时候画的奇怪的线条,那时我问他画的是什么,没想到这随口一问,石头竟顺着我的提问给我讲了一个还挺复杂的故事,画的是河豚和鹰还有大象打架的故事。



然后饶有兴致的指给我看哪个是河豚,哪个是鹰,哪个是大象。


他不说,我不可能看懂。


个阶段,也被称为孩子的“大师期”。但这个表达,仅限于自己,孩子知道自己在画什么。但家长不知道,另外一个小朋友也不知道。


最开始石头也不在意,毕竟家里的大人都围着他转,他胡乱涂个东西,一堆大人绕着绞尽脑汁地解读。但随着石头的社交敏感期萌芽,他也开始在意自己的表达是否能被人理解。


于是,石头的画就开始有那么点“像”了,从完全看不懂变成人能看懂。当然,仍是逻辑不合理的。比如方嘴巴的老虎,配色一言难尽的人。



最有意思的是,石头那会说话东一榔头西一棒,算数还得掰手指,在家像一只哈士奇,到处拆家。


唯独画画,他会安安静静专注个把小时,画完以后,他可以拿着那几根“随便”画出的线条和几个点,讲出一个非常庞大、复杂的故事。


奇怪吧,孩子在画画时,表现出来的各方面的能力,都要远大于他当下的年龄。


绘画,扩展思维的边界


我记得一个流传很广的段子,说看到夕阳,有文化的人和没文化的人会说什么。


没文化的会说:“卧槽,真好看!”

有文化的会说:“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通常,这个段子是用来激励人好好学语文的。我觉得没说全,还有一层意思是说艺术教育的重要性的。


古希腊作家西蒙尼特斯的话很应景:“Painting is silent poetry, and poetry is a apeaking picture. ”。

(画是无言之诗,诗是有声之画)


绘画和语言,一直是“捆绑销售”的。


我读书那会,语文老师总会点几个作文写的好的同学,夸他们的作文,画面感强,有感染力,那会,我天真的以为,画面感只是因为作者单纯的能想像。


现在想来,其实是绘画语言和书面语言之间的融会贯通,丰富了表达的维度。


这几天我看了本讲语言的书,书里说到爱斯基摩人描述雪的单词有上千个,覆盖几乎所有的雪的形态和下雪的场景,这些丰富的关于雪的词汇让爱斯基摩人对雪的鉴赏能力比其他任何地方的人更多元。



因为,我们无法想象一个我们无法描述的事物。语言,决定了我们思想的边界。


那,如何扩展我们思想的边界?除了在语言上深入学习以外,还有一种方式,学习“另外一种语言”,比如绘画语言、音乐语言,甚至身体语言。


牛顿用三角透镜把光划分成七个颜色,这是物理上的定义,也是物理对我们思想的限制。


但如果我们在美术课上知道了石青、群青、靛青,克莱因蓝或是大家喜欢的蒂芙尼蓝,这些有着特定名称的颜色,也会让我们对色彩的敏感度更高。



原来,这个世界不是只有赤橙黄绿青蓝紫,还有这么多丰富的颜色。


哈佛大学文理学院院长Rosovsky有句名言“Educated eyes and ears”,翻译过来就是“受过教育的眼睛和耳朵”。


我很喜欢这句话。


茫然的眼睛和麻木的耳朵,会对这个世界上很多细微的美丽视而不见,闻而不觉。而只有受过教育的眼睛和耳朵,才能捕捉到别人看不到的画面,感受到别人听不到的声音。


有的人看见美景,拿出手机拍个照就走了;有的人会伫立良久,因为他看到的不只是景色,还能看到王勃的诗句,或是莫奈的画作。



这个敏锐度决定了人的幸福感的丰富度。


每遇到一个无法描述的事物、场景,我们会习惯创造一个新的词汇去描述它。如果创造一个词汇也不足以表达我们看到的事物、场景怎么办?


写一篇文章、画一幅画、作一首曲。


写在最后


文章写到这里,其实可以结束了。但我明白大家看我们的公众号,其实就想要一个答案,比如怎么提升孩子在这方面的敏锐程度。


我觉得是充足的接触,像厨师训练自己舌头那样,多吃,多尝,慢慢养出一个“刁”舌头。


这个接触不仅是报一门艺术课那么简单,还需要像喝水吃饭那样,成为一种日常的生活态度。


也许, 会有家长问:孩子画画就在旁边干看着么,什么时候可以报个班上个课呢?


有一天,孩子觉得自己现有的水平不够用来表达自己蓬勃的情感和想象力,那么自己就会有去学习的念头出现了,这个时候就是学习绘画的好时机。


当然,学这些的收效很慢,效果不是立竿见影的,更像是一种“零存整取”的储蓄,日复一日的存下一点又一点,最后在某一天,收获一个完整的宝藏。



-End-


点??,关注这个宝藏公众号


为理工男人的艺术细胞点“在看”

作者:石头爸

公众号:两个爸爸爱评测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2MjI1MDAxNQ==&mid=2247504414&idx=1&sn=90097a22e170020c47c6019cc0a3fae3&chksm=ea4c996edd3b107803e2b1c4d854c4dd78ecf95f7c156752f0e00f9ec85d931e2158b30415ee&scene=0&xtrack=1#rd

发布时间:2021-07-12 06:59:0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